【父輩的余陰:悲慘同母】(10)【作者:nm881103】   校園小說 
字數: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十)

  王阿姨一邊吸吮著高貝寧的肉棒,一邊體會著男孩的雙手在自己下體不斷的挑逗,已經成熟敏感的肉體無法克制的感受到了浴火的升騰。

  「啊……呃呃……」高貝寧扒開了女人的內褲,手指直接按到了女人敏感至極的陰蒂上,讓正在努力服侍肉棒的王阿姨一下沒控制力度,被肉棒狠狠的捅在了食道口,讓她一陣陣的咳嗽惡心。

  「不要停,好不容易有點感覺,要是感覺斷了,你可是要重新開始……」被高貝寧的話嚇了一跳,王阿姨不顧自己的難受,急忙張開口,將男孩的肉棒深深的含進了嘴里。

  下體小穴被高貝寧不斷的玩弄,王阿姨知道自己熟透了的身體經不起這樣的挑逗,她也知道自己的私處肯定已經濕透了,那淫蕩的汁液肯定泛濫成災。
  害怕受到男孩調戲的王阿姨,只能努力的吞吐肉棒,讓男孩沒有力氣去嘲笑她,這個被兒子的同學玩弄到下體濕潤的女人。

  房間內形成了一種循環,隨著下體的敏感越來越強烈,王阿姨更加瘋狂的吞吐著高貝寧的肉棒,流出的口水在沙發上都積累成了一灘。另一邊,王阿姨的吞吐讓高貝寧爽的無與倫比,手指更是快速的揉弄著女人的陰蒂。

  「呃……呃……咳咳咳……」上下雙重刺激的王阿姨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快要發瘋的邊緣,已經開始無法受控的顫抖。

  「啊……啊……」高貝寧的手指直接借著女人的淫水,從陰蒂滑倒了小穴口,直接捅了進去,在里面翻江倒海的玩弄。

  「王阿姨……不要停……我快了……啊……」女人的瘋狂,熟婦的刺激讓高貝寧的精關快要打開。

  一聽高貝寧的話,王阿姨顧不上自己的爽快,急忙低下頭繼續服侍高貝寧的肉棒。

  女人努力的吞吐著男孩的肉棒,口水順著肉棒低落在地上。男孩放肆的玩弄著女人的小穴,淫水漸漸地濕透了內褲。

  「王阿姨,等會全部……全部吞下去,免得射到你臉上,衣服上,等會見你兒子,被看出來……」

  「嗯嗯……」同樣擔心被兒子看出異樣的王阿姨,沒有反駁高貝寧的話。可是她沒有考慮到,自己即將吞下的是丈夫之外的男人的精液,是玷污她,侮辱她的精液。

  高貝寧在女人裙底深處,內褲里面,小穴中的手指更加瘋狂的扣著,濕漉漉的小穴都被他的手指玩弄的發出淫蕩的聲音。

  「要來了……要來了……記得吞下去……啊……」

  「嗯……咕嚕……咕嚕……咕嚕……」女人大口大口的吞噬著高貝寧射出的精液,那猶如決堤的精液讓王阿姨都產生了幻覺,人類的精液怎么會這么多,這么大的劑量讓她覺得自己的胃都不肯裝的下。

  更讓她難受的是,隨著男孩的射精,他在自己下體的玩弄更加瘋狂,自己的小穴都快要被他玩弄的淫水四濺。

  終于,滿滿的含了一大口精液的王阿姨,感覺到了跳動的肉棒開始漸漸的停歇,可是自己的身體卻即將到達最后的巔峰。

  「咕咕……咕咕……」被玩弄的想要爽快叫出來的女人,卻因為滿口的精液無法張開雙唇,只能將嬌喘的氣息壓制在喉嚨。

  「嗯嗯嗯……嗯嗯……咕嚕……咕嚕……啊……」王阿姨強行的將口中的精液吞了下去,她感覺自己的胃都快要撐炸了,但是那滿腔的浴火卻爽快的順著喉嚨叫了出來。

  「咳咳咳……咳咳……嘔……」因為高潮來臨,渾身顫抖王阿姨一邊享受著高潮的快感,一邊用手捂著嘴巴,將反胃的精液努力的含在口中。

  王阿姨知道自己現在有多狼狽,有多不堪,被撩到腰部的短裙,潮紅的肌膚,因為長時間吞吐肉棒而汗透的秀發。

  高貝寧看著狼狽不堪的王阿姨,因為高潮而微瞇的勾魂雙眼下面卻是狼狽的面容,無法容納的精液順著嘴角留了下來,甚至斑白的精液因為咳嗽,從她的鼻孔滴了下來。

  「啊……弄到衣服上了……」

  「你去洗洗吧……哈哈哈……」高貝寧無恥的對著王阿姨嘲諷的大笑。
  王阿姨害怕精液低落到衣服上,不理放肆大笑的高貝寧,來不及整理自己凌亂的衣服,急忙跑到洗手間整理自己的面容。

  等到王阿姨在浴室整理好了自己,不至于讓外人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女人剛剛經歷過一次撕心裂肺的高潮后,急迫的女人就催促著高貝寧帶她去警察局看望自己的兒子。

  「桐兒……桐兒,他在警察局里不會被打吧……」坐在出租車上的王阿姨,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樓宇,內心極度的不安。

  「沒事,我已經給警察局打過招呼了,他們不會對他太過分的……」高貝寧葛優癱的癱在出租車的后座,一邊摟著王阿姨的腰肢,用手指不停的撫摸著女人腰部嬌嫩的肌膚。

  到了這個時候,王阿姨不再關注高貝寧占便宜的手指,反正該碰的,不該碰的,這個惡魔都碰了,自己的身體對他而言沒有什么秘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兒子救出來。

  「金叔叔,你好……你好……」隔著老遠,高貝寧就主動的伸出手去,握住了一直等在警察局門口的金局長的手。

  「哎呀,太客氣了,小高……真不錯……高書記后繼有人啊……哈哈哈……」金局長熱情的對高貝寧打著招呼,那股熱情勁讓周圍的人都驚呆了。他們什么時候見過警察局一把手,金閻王這么熱情的對人打過招呼。

  「金叔叔,哈哈哈……咱們先進去???」

  「走,走,走,去金叔叔的辦公室坐坐……」開懷大笑的金局長在一旁引路,帶著高貝寧兩人到了他的辦公室。

  「小高,那個叫楊惠婷的小丫頭我已經放了,她也沒多大的事,至于主犯焦桐,可沒那么容易了……再說,李局長說了要嚴懲他……」

  金局長的一番話,讓坐在一旁沙發上的王阿姨的臉一下就慘白了。六神無主的女人只能要求助的眼神看向自己唯一的希望,那個強暴自己的男孩。

  「金叔叔,那至少讓他母親看看他吧……」

  「那沒問題,是我帶你去,還是……」

  「那哪能麻煩金叔叔,這點小事,隨便安排一個人去就行……」

  「小張,你進來……」,「你帶小高去一下那個焦桐的看守室……」

  「好的,那金叔叔我先過去了,等會再來……」

  「嗯嗯,去吧,金叔叔這里有點好茶,等會你給泡點……哈哈哈……」
  金局長的秘書小張,從來沒見過自己的領導對人這么客氣,急忙殷勤的帶著高貝寧和王阿姨去往關押焦桐的看守室。

  「這個,因為犯人被醫生鑒定有間歇性精神病,您兩位不能進去,只能在這里隔著玻璃看他……」

  「這……這不可能,我兒子怎么會有精神病呢???你們是不是弄錯了……」自從進入警察局就收到一連串的打擊,王阿姨一聽到自己的兒子被鑒定為精神病,一下子就慌了。

  「這個……這個……是權威醫院鑒定的,根據規定,你們只能在這,這個玻璃是雙層玻璃,你可以看見他,他看不見你們……說話可以按這個按鈕……」
  「你們……我兒子不是神經病……你們,太過分了……」激動王阿姨緊握著拳頭,指甲都深深的陷入了肉里。

  「這……張哥,你先出去吧,現在她有點激動,讓她們母子單獨呆一會,可能好點……有我在這照顧著,沒事的……」

  「您還是別叫我張哥了,叫我小張就行……」身為領導的秘書,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有眼力見,什么人能惹,什么人要躲,必須看的清清楚楚。

  「這有什么關系,你先出去吧……」

  「好,那我先出去,有什么事情,你就按這個紅色的按鈕,我就在門外等著……」

  看著金叔叔的秘書出去關了門,高貝寧走到還在氣喘吁吁的王阿姨身邊,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沒事的,你先看看你兒子的情況吧。」

  焦急的王阿姨急忙趴在了玻璃上,看著自己鼻青臉腫的兒子,正虛弱的躺在破爛的床上。細小的房間非常狹小,焦桐的床頭就是污濁的馬桶,隔著玻璃,王阿姨都能感覺到那股惡臭。

  「兒子……我的桐兒……」王阿姨一直堅持的淚水,在這一刻終于奔騰了下來。看著自己曾經斯斯文文,白凈的兒子現在渾身青腫,邋里邋遢的躺在床上,不知道是死是活,那種揪心的痛苦讓王阿姨快要崩潰。

  「你現在喊,他是聽不見的,你要按這個……」高貝寧指了指邊上的按鈕,王阿姨急忙跑過去用力的按在了上面。

  「桐桐……桐桐……你還好么???」王阿姨尖銳的聲音透過喇叭,驚醒了已經快要昏迷的焦桐。

  「媽媽???媽媽……」虛弱的焦桐,感覺自己仿佛聽到了母親的聲音,是那么溫暖,在這個恐怖的地方讓他想要哭泣。

  「桐桐……我是媽媽啊……你回答我……」看著兒子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王阿姨的心都快跳出胸口了。

  「媽媽???媽……媽媽!!!!」終于確定自己沒有聽錯,真的是媽媽的聲音,焦桐用著最后的力氣將自己疼痛的身體撐了起來。

  「桐桐……你……嗚嗚嗚……你怎么了???」看著自己兒子鼻青臉腫的樣子,那已經被撕破,布滿灰塵的校服,王阿姨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到底受了多大的罪。

  「媽媽……媽媽……你在哪???」焦桐睜開已經紅腫的眼睛,透過那一絲的縫隙,努力的尋找著母親的身影。

  「媽媽在這……媽媽在這……桐兒……你要不要緊????」

  「媽媽……嗚嗚嗚……媽媽,救我……媽媽啊……救我,他們……他們每天都打我,他們要把我活活打死啊……媽媽……」焦桐的每一句話都如刀割一般,深深的插入到了王阿姨的心上,那種看著兒子被人虐待而又無能為力的絕望,這一刻讓女人恨不得讓那些痛苦都降臨到自己的身上。

  「桐兒,媽媽在這,放心……媽媽一定會救你出去的……嗚嗚嗚……」咬著自己的嘴唇,差點將自己的紅唇要出血的王阿姨,回頭看著站在一旁,無所事事的高貝寧。

  「看著我干嘛,我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之前都在醫院里面昏迷呢……」高貝寧看著已經瘋狂的女人。「想求我?就不要用這種態度和我說話!!!」
  「高少爺……求求你,放了我的兒子吧……你看,他真的要在里面被打死了……求求你,我給你跪下了……我給你磕頭……」已經沒有辦法的女人,擔心著自己兒子的安危,不顧自己的身份,向這個十多歲的少年跪了下去。

  「行了,你也不用給我磕頭,你兒子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那他的事情我肯定會上心的……你說是不是呢???」高貝寧制止了女人磕頭的舉動,用手扶住了女人的臉,蹲了下去,和跪著的王阿姨平視,看著她的眼睛,慢慢的說道。
  這是對王阿姨最大的侮辱,承認這個強暴她,玷污她的男孩是她兒子的父親。那她成什么了?下賤的娼婦?承認一個比自己少二十多歲的男孩是自己丈夫???那她現在老公算什么???

  「媽媽……你在哪???媽媽,你不要走啊……你不要丟下桐兒……媽媽……嗚嗚嗚……」話筒里焦桐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不斷地刺激著王阿姨的心。

  「是的,你說的都對,只要你能救出桐兒,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咬著牙,承受著巨大屈辱的王阿姨,只能將這些不倫到了極致的話語自己默默地忍受下來。

  「呵呵呵,那我到底說了什么啊……」高貝寧將跪著的女人直接摟在了自己的懷里,將這個足以做自己母親的熟婦,當著她兒子的面輕挑的緊緊摟在懷里。
  「我……你……我的兒子……就是……就是你的兒子,她的事情就靠你了……」無地自容的王阿姨只能昧著良心說出這樣的背德詞語,任憑高貝寧摟著自己的嬌軀,肆意的玩弄。

  「這才乖嘛……放心,我一定會把我們兒子救出來的……哈哈哈哈……」高貝寧暢快的大笑在王阿姨聽來就像是魔鬼禱告,慶祝她這個人妻的背德。

  「媽媽,不要離開我……媽媽……」

  「媽媽在這,桐兒……媽媽一定會救你出去的……」

  痛苦的焦桐肯定不知道,正在努力安慰自己的母親正在被父親之外的男人玩弄,那個男人還是自己的同班同學,就是那個還自己坐牢的高貝寧。

  「桐桐……你哪里疼……趕快躺下……別亂動了……」王阿姨一邊隔著玻璃心疼的看著自己兒子,一邊努力的叫喊安慰著他。但是她無法抵抗那雙插進自己襯衣,將胸罩掀起,玩弄自己雙乳的雙手。

  「媽媽……我好疼啊……媽媽……」躺在床上的焦桐,痛苦的呻吟,才上初中的他,一直都是家里的寶貝,從來都沒受過什么苦。這一下從天堂落入了地獄,讓他如何承受。

  「桐兒……媽媽……媽媽一定會救你出去的……啊……」正在安慰焦桐的王阿姨,被被高貝寧用力的掐了一下乳頭,劇烈的疼痛讓她克制不住的叫出了聲。
  「媽媽???你怎么了????」察覺到一樣的焦桐,急忙出聲詢問。
  「媽媽……媽媽沒事……你,你這個孩子,怎么會這么不聽話,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王阿姨急忙轉移兒子的注意力,免得他發現了自己背德的事情。
  「都怪這個高貝寧,都是他……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引起的……我詛咒他不得好死……」充滿怨恨的焦桐,躺在骯臟的床上,透過他漏風的嘴,不斷的辱罵詛咒著高貝寧。

  聽到焦桐的咒罵,害怕的王阿姨偷偷的看了一眼高貝寧,她害怕自己兒子的辱罵會讓高貝寧生氣,害怕焦桐不會被放出來。

  「別擔心,哪有老子生兒子氣的……是不是啊!!!我的美人……」

  王阿姨現在根本沒力氣再去計較高貝寧調戲的話語,即使是再下流,再過分的話,她都要咬牙忍受,只要能救出焦桐,哪怕自己落入深淵都在所不惜。
  「桐兒……桐兒……高……是你先動手打那同學的,你怎么還能怪他呢!!!」王阿姨為了能救自己的兒子出去,只能將自己的肉體送給身后的高貝寧玩弄,她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再去得罪這個家庭背景恐怖的高貝寧。

  「這個高貝寧根本就是一個廢物,成績沒我好,長得沒我好,在學校都沒幾個朋友……現在還把我害的這么慘……」不依不饒的焦桐,對高貝寧的怨氣讓他都快瘋了。

  「你說,焦桐知不知道,他口中的那個廢物老爹,把他母親操的淫水直流,昏迷失禁啊……」高貝寧聽到焦桐的話,就湊到了王阿姨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一想起昨晚那永生難忘的一幕,這輩子從來沒體會過的快感讓王阿姨的浴火點燃,此時此刻,她覺得自己還紅腫的小穴內,又開始瘙癢難耐。

  「你輕點……別讓桐桐發現了……」王阿姨害怕身后這個膽大包天的高貝寧繼續作惡,讓她控制不住的尖叫,被自己的兒子發現著難堪的奸情。

  在焦桐看不見的地方,隔著一層厚厚的單面玻璃的地方,他的母親雙手趴在玻璃上,潔白的襯衣被擠開了紐扣,一雙曾經哺育過他的乳房落入他父親之外的男人的手中。

  他母親套著絲襪的雙腿被身后的男人緊緊的夾住,他母親渾圓的翹臀緊貼著男人的胯下,被那根肉棒狠狠的碰觸著。

  而他的母親沒有任何的抵抗,只是春情蕩漾的保持著這個淫蕩下賤的姿勢,討好的將自己的嬌軀送給身后的男人玩弄。

  「求求你,趕緊想想辦法,把桐兒就出來吧……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死在這的……」隔著玻璃看著兒子癱軟在床上,有一聲沒一聲的呻吟著。作為母親的王阿姨覺得自己的心快要檢查不住了。

  「可以啊……我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才有的一個兒子死在這里……是不是啊,親親小老婆……」

  高貝寧的話讓王阿姨羞紅了臉,就連她的丈夫這么多年來都這么稱呼過她,現在居然被一個比自己小二十多歲的男孩這么叫,還是自己兒子的同學,叫自己『親親小老婆』,這讓她情何以堪。

  「怎么???你兒子是我兒子,那你不是我的親親小老婆,那是什么??嗯!!!!」
高貝寧將王阿姨死死的壓在玻璃上,女人胸前的一對巨乳被冰涼的玻璃擠壓的成了餅狀。

  「啊……是……是……是親親小老婆,是親親小老婆……」

  「那,親親小老婆,你應該叫我什么呢????」看到女人服軟,高貝寧繼續不依不饒的調戲著王阿姨。

  「叫……叫……老公……」王阿姨已經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反正很多不能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連最寶貴的清白都沒有,稱呼什么的她沒必要堅持。
  「不對……叫我……大……雞……巴……老……公……」高貝寧貼著女人的耳朵,一字一頓的在她耳旁說道。

  「這……」還有什么能讓王阿姨感覺到更加羞辱的事情么?承認自己的兒子是這個男孩的兒子,承認自己是他的親親小老婆,現在還要叫他『大雞吧老公』。這一天一夜發生的事情,比她這輩子收到的折磨都多。

  「你不叫……我就沒辦法救你的兒子,那就任他在這里自生自滅吧……」高貝寧真的放開了王阿姨的身體,拍了拍自己身上,甩手就準備離開。

  「不要……你,你不能走……」慌忙的王阿姨,直接抓住了高貝寧的手,不讓他離開。

  「大……大……大雞……雞巴……老……公……」不敢看高貝寧,王阿姨像是一個害羞的小女孩,低著頭,用秀發遮住了自己的臉龐,小聲的按照高貝寧的話,說著不堪入耳的淫詞浪語。

  「好好說,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

  「大……大雞巴……老公……大雞吧老公……大雞吧老公……」為了自己的兒子,王阿姨終于強忍著不堪,說出了如此侮辱的話語。

  「這才乖么……來……親親小老婆,讓大雞吧老公親一個……」

  就在這個莊嚴的警察局,凄慘的焦桐被打的不知死活,躺在破爛的床上,問著床邊馬桶的臭氣。而他的母親卻在他看不見的,不遠的地方,被另一個男人羞辱的無地自容,還要主動的送出自己的舌吻。

  高貝寧摟著女人的身體,舌吻著女人的香唇,和她交換著雙方的唾液,一只手在女人的身體上愛撫,那豐滿的乳肉,那豐盈的小腹,那渾圓的翹臀,那套著絲襪的美腿,無一不在他的手下屈服。

  「叮……張哥,好了……麻煩開一下門……」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琪Ma卉云】(01)【作者:KID1976】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