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淪陷】(01-03)【作者:ct456123】   人妻小說 
字數:13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小惠:我的妻子,162cm55kg34B翹臀美中不足身材比例不好說穿了腰長腿短相貌上等,生長在鄉下家庭條件一般,家教嚴格傳統。

  我:17歲被上破處,經歷幾任女友后得到現世報,遭情感背叛,分手當夜不管不顧的哭濕了KTV的沙發后性生活糜爛,頻繁的更換床友,朋友送外號人肉推土機。

  也是在那時嘗試著3p4p,想的開也玩的開了。

  老四:我的十多年的把兄弟,長得帥,個子高,關鍵長了根比較牛逼的陽具。也是他帶著我學壞,經常把女帶我一起滾床單。

  梁炮子:機緣巧合相識,錢大氣粗。從見到小惠就惦記得緊,后終于如愿以償。

              一、淫妻心起

  直至15年后的今天,我仍記得小惠在課堂上挺胸抬頭聽課的樣子,話語見顧盼流離的眼神。當時彼此甚是喜歡,怎耐那時女朋友雖不同校但照看的緊,這妮子又過于清純,擔心麻煩所以沒有上手。

  我和小惠的再次相識,是工作后的若干年,無意中碰到互留手機號加了校內,隔天約出來吃飯,之后的每天都接她下班,吃飯,看電影,壓馬路。6天開房嘗試上手未果,7天再次開房拿下,剝了衣服渾身滾燙,便知是好貨,當看到床單的殷紅時方知闖禍了。

  有些朋友可能會說,你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其實不然,當時雖然糜爛,但最起碼的道德還是有的,心有歉意更多的是擔心難擺脫。事實證明,果真如此,一分手尋思覓活,削發跳樓。發現我胡搞,就躺在我家地板上痛哭流淚,卻依舊不肯離去。最終成為了我的妻子。

  婚后辭掉工作24小時不離我身,偶爾必須分開也3- 5分鐘打一個電話刨根問底,組織家里人時不時對我進行集體批斗,搞得無心尋花,加上也玩夠了,就乖乖守在她身邊,幾年下來,老婆雖然仍多疑,怎奈我一直沒被抓現行。也漸漸放松下來。她不知道的是我把無處釋放的精力放在她的身上,策劃并實施了淫妻計劃。歷經5年得以實現。

              二、實施計劃

  事后總結走到這步的幾個必然因素

  1。從我來講,肉體的快感早已滿足不了我的畸形需求。神經上的刺激像是一種毒品,要不斷的增加計量才能滿足。

  2。因遭遇背叛,害怕失去,好比你夜里站在高樓頂層邊緣,對黑暗的恐懼一旦突破自身的心理閾值,通俗地說就是心理承受的極限,負面情緒和心理如同傾瀉的洪水促使你縱身一躍。

  3小惠婚后通過家里遺漏的照片,聊天記錄,信件甚至QQ空間對我的案件一查到底,發現我婚前性生活的秘密,從吃醋變成心理失衡,后來我們能開放性的聊天得知,她絕對自己太傻吃虧了,沒有體會到其他人的愛和性就拴死在我身上了。

  4因為她沒有性經驗,自己又羞于詢問閨蜜,所以我是她第一任也是唯一的一任性愛導師,通過哄騙加上島國片錯誤示范,以為所有人都是這個樣子。這個原因讓我很容易的引導她,顏射,口爆,電動器具,開后門。雖然她很詫異但終究沒有拒絕。

  5我有充分的時間了解她的身體,加上對性事的了解,后容易讓她的身體得到開發和記憶,然后利用她對快感的依賴和對我的毫無防備,慢慢熏陶她粗口,比如狼友常說的,在操你哪里?哪里舒服,是不是騷貨,讓不讓別人操,怎么操之類攻破她道德防線。

  從最初罵我變態,到后來每當高潮潮噴的臨界會配合,再到后來事前用此類對話調情。其實女人不像島國片里對性有不顧一切的依賴。除少數性癮者,大部分的中國女性都受傳統教育束縛導致放不開,但也不是不能引導,比如讓她吃零食時喝啤酒,最開始會有點排斥,一定時間后,看到零食就想啤酒,沒有啤酒就喝紅的,洋的,白的。這個比喻不是十分恰當,但就是循序漸進的過程。

              三、引導過程

  交代下我們性愛習慣,工作時間心血來潮晚上弄一次,草草了事,每周六下午或者晚上會拿出幾個小時甚至一晚上用來做愛,并不是我戰斗力久,首先當然是洗澡,然后看大片,小惠偏愛蒼井空的片,我個人對大片已索然無趣,就趁機愛撫她。一個片下來,她已水流成河,情緒到了,我倆會聊些刺激的話題,然后前戲,她喜歡被舔,每次都舔的我舌頭發麻。

  不過還是有回報的,這個時候插入,溫暖滑膩,下壓臀部,讓龜頭向上沖次幾下,她就會第一次潮噴,接下來就會一發不可收拾,這種時候也就是她的瘋狂期,怎么玩都可以。最后用器具,我在歐洲買的,她愛不釋手,每次都鎖在保險柜里。

  「卜」我拔出已釋放的雞巴,翻身躺在床上喘氣老婆順勢伏在我的胸膛「老公,我表現的好不好?」

  「還不錯,出徒了。就你現在這技術能古代青樓做個紅牌了」我戲謔道「煩人,那你交錢吧。」老婆假裝嗔怒「抵學費了,我教了這么多年,沒功勞也有苦勞不是,再說了,還沒到頭牌呢」我邊說邊用手指搓捏老婆乳頭「我差哪了」老婆不服氣「長的漂亮眾人皆知,奶子敏感,天生白虎一線天的小逼,水多又耐操。加上經我多年調教,技術也不錯,唯獨差那么一點味道」我故弄玄虛「什么味道」老婆被我捧的甚是開心「騷」我強壓笑意一本正經老婆詫異「我還不騷呀?我覺得我都騷上天了」

  「總覺得差那么一點,可能跟你的性經歷少有關」我慢慢引導到正題「嗯哼,我也后悔呢,我那時候太傻,碰到的也都是君子,結果被你小人得逞。我都不知道別的男的做是什么感覺」

  「和每個人做都有不同的感覺,長短粗細不同,向上彎的最極品,每一下都能勾到點上。」我撥弄自己的陽具比劃道看老婆愣神處于遐想,我趕緊程勝追擊「老四的雞巴就是那樣的」

  老婆將信將疑「你們太變態了,還互看那呀」

  「那倒不是,可在一起十好幾年了,上廁所也都能看到,偶爾交流下,老四搞過的女的都服服帖帖的,上次那個,跟老四尋死覓活的那個不就是嗎」

  老婆忽然想到什么問道:「你們男的在一起什么都說呀」

  「我這不是跟他從小到大的么,再說男的都有催牛顯示的毛病。每下一城都要品頭論足一番。他跟我吹我就陪他呼咯」

  老婆趕緊問「也討論我了?都說什么啦」

  「我說我媳婦賊極品,小逼沒毛,操起來水都沒斷過,他還不信,我說我哪天拍照給他看。」

  老婆怒道「你傻呀,啥都說,還給照片,以后還怎么見面了」

  雖然她面露不悅,但我觀察到她眼神飄忽,并不敢直視我便知她不是真的生氣,摟過老婆「沒事,我也看過他媳婦的張虹的,咱不吃虧。再說我不也是為了顯示我的寶物嘛」

  「滾滾滾,下次不行啦,就你當寶是的,別人誰稀罕都那么熟見面都不好意思,」老婆嬌嗔「好,以后不給看就是了。識貨的都知道好不信發給別人看看怎么說,」

  老婆嚇了一跳「發哪去呀,你瘋啦」

  我安慰說「發咱們總下電影的論壇上,那都是老手,識貨,只照下面,別人又不知道是你。咱倆打賭,要是有一個說不好的,我給你舔到滿意為止。要是全票稱贊,一會你聽我的」

  老婆明顯虛榮心作祟,加上并不了解論壇狼友,一聽是全票,就答應試試。
  我翻身拿出手機,讓老婆坐起身子敞開門戶。又故意讓她用手指剝開陰唇,說好讓狼友看仔細。連拍10張,這小蹄子自己選一張,居然還美顏了……
  發到論壇上收到意料之中的贊美,老婆看著狼友一條條的評論,虛榮心得到了空前的滿足,又被羞的臉通紅,下面濕的一塌糊涂。

  以狼友的素質,這個結果我絲毫不意外,有條不紊的問道「你看,這么多男人都想操你卻操不到,老公獨享又不好意思,讓別人過過干癮也好。說好你聽我的,選一個你喜歡的評論給他你的騰訊號碼」

  老婆倒也爽快私信輸入號碼,對方很快申請驗證。

  我專心玩弄老婆濕透的的小穴,刺激著她,推動她走向迷亂。說「不管用什么辦法,讓對方射精」此時的老婆早已意亂情迷,全盤接受對方的挑逗,語音做愛,拍奶子的照片給對方看。

  接上廁所的功夫,我吞下準備已久的萬艾可。

  挨到藥效起作用,迫不及待的插入老婆的小穴,溫暖滑膩感讓我的陽具十分受用。

  「嗯~~~哼,老公好硬」

  「老妹兒的小穴也好緊好滑,太騷了,哥再不堅挺怕會被綠。換別人第一次操你小騷逼肯定比我還硬」

  「我的小騷逼就給你一個人操」

  「不行,你得說給別人操,要不我可軟了」

  「啊~~啊,給別人操」

  「那老公給你找倆個帥哥,三個人一起玩你好嗎?」

  「兩個就夠了,老公快點」

  我拍下老婆,老婆很有默契的轉過身趴下,高翹屁股。

  我狠狠插入,老婆嬌喘連連。開始一高一低地動著,陰莖在老婆的陰道里不停抽送,陰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順著動勢被帶入帶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陰莖交界處的窄縫中一下又一下擠出來。

  「如果以后誰操你,一定讓他試試你的后入,壓下去屁股給彈起來,太極品了」

  話間一股暖流沖擊我的龜頭,再也控制不住,噴射出精液與老婆的淫水勝利會師,老婆顯然意猶未盡,示意我用電動棒我趁機「來,轉身,哥拍照留念,有機會給老四看看,我寶貝媳婦有多騷」

  老婆想要拒絕,又急要電動棒,只好乖乖就范。

  昏安的燈光下老婆大字形躺在穿上,雙腿向上輕微抬起,小穴里汩汩流出我的精液,陰戶周圍被淫水覆蓋一片光亮。

  目的達到,我專心搖動電動棒,經過一輪漸強的調頻,老婆突然身體一僵,伸手拉出電動玩具。

  我緩緩撫摸老婆的身體,完成最后一道程序。

  少許過后,老婆睜開眼睛,摟住我。

  「怎么樣,舒服了嗎?」

  「嗯,舒服了,但沒夠」

  「那我可操不動了,要不找個人替我,我中場休息一下吧」

  老婆想翻臉不認賬,瞟見我依然堅挺的雞吧,忍不住握在手里把玩「老公,怎么還這么硬呀」

  「刺激的唄,男人都又占有欲,你都要給別人操了,我小弟弟不服氣」我笑道老婆忽閃了幾下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老公,我想試試別人的雞吧是什么滋味」

  「別說了,休息一會,再刺激我,我可提槍上馬了」

  因為我從未與她提及偉哥,她真以為是因為刺激的原因讓我依舊勃起。狡黠一笑「你不操,我可找別人操啦」

  「小騷貨,不干服你,你這是要上天」

  說罷,霸道擺正老婆肉體,進行瘋狂補刀,老婆叫囂著迎合我的沖次。
  雖然有偉哥撐著,但畢竟體力我限,搞了一百多下,氣喘吁吁的爬下了,老婆的酮體。

  強撐著下床關掉燈,據我經驗,在黑暗的情況下,我們說話聊天更放的開。
  「老公,你是真的想讓我和別人做愛嗎」

  我故意不答做深思裝

  老婆見狀慌忙說到「跟你開玩笑啦,我就跟你做,換一個人哪有這么熟悉我,肯定滿足不了我」

  「如果我讓你想和誰做,古天樂?」老婆曾經把10086改成古天樂的備注「不,那肯定不可能,我之前有個男朋友李,其實我對他挺有感覺的;早知道你不在乎,我就不那么堅定的拒絕他了」

  李也是我們的同學,據老婆說在我們本地一法院工作。

  「那肯定不行,萬一你跟人家跑了呢,我即使同意也是想讓你有個不一樣的體驗,單純做愛還好,說白了就是肉和肉一摩擦,我能接受,但萬一日久生情,你老公我和孩子怎么辦?」

  老婆若有所思,我干脆繼續追擊「你看我之前有過幾個女朋友,也算經歷了,我不想你遺憾,所以如果單純體驗下和別人做愛,我可以考慮」

  「誰知道你那么濫,我就應該得到補償,要不我太虧了,可是和陌生人,我肯定沒感覺」老婆自顧自的說到「你可以加些陌生人,嘗試著聊聊,能增加咱倆的情趣,還能刺激我我能更硬更持久,一舉兩得,再說網上誰也不認識誰,別說視頻語音,就算是真在一起做了,弄完拍拍屁股走人,沒后患」

  老婆沉默了,我知道,今天超額完成任務,也沒急的慫恿她

  之后幾天平安無事

  又到周五晚上,我們把孩子送到老人家,相約去溫泉住宿,開車時我裝作無意問,「之前在論壇加的那個網友,后來又聯系嗎?」

  「有,在單位無聊偶爾會說上幾句,挺幽默的,有時候還給我發黃圖」
  「人家那么殷勤,你沒給人家看看奶子和小穴呀」

  「大變態,你老婆讓人看,你還高興呀」

  「看看又不會少肉,我老婆這么天生麗質,不讓別人享用就罷了還不讓欣賞,那我豈不是太自私了」話間到了路口等紅燈,旁邊車道停下一臺平頭火車,氣剎聲嚇了我倆一跳,我倆忘向貨車司機,恰好司機也居高看向我倆,尤其在老婆身上停留了好一會,今天老婆穿一身鏤花的白色連衣裙,肉色絲襪搭配一雙中跟綠色高跟涼鞋,既顯成熟高貴,又因鏤花的若隱若現讓人浮想聯翩。

  就在老婆與司機對視時,我神手將本包裹在大腿上的裙子向上提起,老婆的襪樁和蕾絲透明內褲徹底暴露在司機眼底。趁雙方愣神的功夫,我加油駛了出去。
  「要死呀!老婆怒罵道」

  「驗證被看下會不會少肉,一會到會所秤下有沒有輕」

  「要是被看就能輕,我就不用那么痛苦的換食了想想那粥我都想吐」老婆顯然被減肥的話題所吸引此時,大貨車加速趕上來,經過時,司機鳴了一聲笛子,然后開了過去「你看人家說謝謝呢,你不是要減5斤么,露5次,到會所沒效果,我給你買你相中的那款包」

  老婆被我逗樂了,咯咯笑起來「這可是你說的,老婆沖我俏皮的緊了下鼻子」
  「說到做到,你把胸罩脫掉,裙子子褪下來蓋在身上,一會碰到不認識的給人家飽飽眼福。」

  跑了一段路,又遇一紅燈,旁邊碰一輛大奔剃炮子的大哥,老婆沖著對方,拉下蓋在身上的裙子,一對奶子赫然展現在對方面前,大哥先是一愣,隨后咧嘴笑了起來。沖老婆豎起大拇指。

  一路老婆也漸漸放開,索性就光著身子坐在副駕駛,差點讓一對年輕情侶出了車禍。

  一路無話,我們到了溫泉會所,開完包間,泡溫泉,因為周末人多,我倆倒也規律。吃完飯,我在休息廳按腳,老婆在旁邊躺著撥弄沙發配套的電視。
  「老婆,你也按一會吧,緩解疲勞」

  「不要,我腳怕癢」

  這時旁邊的技師恰當好處的插話推薦,我們有香薰spa。

  老婆平時也做,所以就答應了。

  經理問,有熟悉的技師嗎?

  我趕緊接話,沒有,你給我妹妹找個帥哥就行,手法要到位,說著沖經理眨了眨眼,經理一副心領神會的表情。

  老婆沒有讓異性做過spa剛要反對,我勸說到,按摩就陰陽調和才更有效果,放松放松,晚上還有戰役要打。

  老婆反應過來我的意思,白了我一眼跟經理走了。送走老婆,我也到鐘了,技師小妹居了個躬,提箱子走了,我索性閉目養神。不一會被人拍了一下胳膊,我睜開眼睛,看到正是路上那個開奔馳的炮子。我笑著打了個招呼,炮子坐下,說約了朋友在這打牌,那幾個人還沒到,他出來轉悠忽然看到了我,就來打個招呼。

  遞給我支煙,剛才你車上的是誰呀。

  我順口回道,「5000一天包的」

  大哥點頭,說值這個價。有好貨也給哥們介紹認識認識哈我欣然同意,兩人心領神會,哈哈大笑。互留了電話炮子自顧自的走了。覺沒瞇成,我打電話給老婆問得包間號碼,進屋,技師正在給趴著的老婆推油。

  看到我明顯一怔,我也打量他,第一印象白凈,有點像我上學時看流行花園里的那個花澤類,有種憂郁的帥氣。我笑到,經理還真辦事,果然很帥,技師見我如此友好,雖然有些尷尬但還是自顧自的悶頭干活。老婆一直趴著,沒有開口的意思。我也就坐在旁邊,看著推油的過程,老婆全身赤裸,爬在按摩床上,屁股上蓋了一條浴巾。技師熟練的用沾滿精油的手在老婆身上推揉。

  我讓技師把蓋在屁股上的浴巾拿下來,說屁股每天暗無天日最需要保養,那小子見老婆沒吭聲,就掀開浴巾,這下,老婆圓潤的臀部就都展現在技師的眼前,這對他們這些熟練的技師可能不算什么,但對老婆是一種刺激。

  老婆的兩片翹臀在技師的手下變化成各種形狀,一會張開一會閉合。陰唇若隱若現,我沒出聲,用手指了指老婆的陰唇,用嘴型告訴他加小費。小哥明白了我的意思,緩緩的把雙手移動到老婆的陰戶邊,老婆明顯一抖,但沒有拒絕。小哥看沒到動靜,就更大膽起來,揉捏老婆的陰唇。

  我跟老婆說下樓去汗蒸,老婆沒答話,悄悄拿出200小費扔進小哥的工具箱,然后我打開門又關上,并沒有走出去,對小哥做了個禁聲的手勢。我剛關上門,老婆在按摩床上發出悶哼,擠師把老婆翻過來,此時的老婆已滿面通紅,緊閉著眼睛,又用手臂蓋在上面,一副由你弄的姿態。

  小哥,又在手里涂滿精油,自小腹慢慢上升到乳房,老婆的奶子在小哥手里,變成各種形狀。技師用手指夾住老婆的奶頭向上一提,老婆隨機身體一縮,啊了一聲,揉捏了一會,擠師分開老婆的雙腿,這樣老婆的陰戶就完完全全展現在他面前,他很有經驗的撥捏揉弄著老婆的陰蒂,進而用手指插進老婆的陰道來回攪動,燈光下,我分明看到了小哥手指陰道抽出時帶出的晶亮的白色液體。

一套手法下來弄得老婆嬌喘連連。小哥看時機差不多,小心的
問老婆,用不用加鐘,同時望向了我,我馬上擺出無所謂的表情,「不用了,我跟我老公一起來的」。

  小哥沒說什么,默默收拾工具,報了自己的號碼就隨我開門出去了。出門后,我拍了拍小哥的肩膀,小哥眼神復雜的跟我道別。此時電話來信息,是炮子,說朋友有事湊不上局子了,約我到他的房間喝酒。看來這小子是看上我老婆了。我回道等下給你消息。

  推門進屋,老婆依舊保持著按摩的姿勢,我問「怎么樣,舒服吧」

  老婆拿下擋在眼前的胳膊,幽怨的看著我「我撥弄著老婆濕嗒嗒的陰戶,看來效果不錯,有沒有被那個」

  老婆嗔怒道「才沒有」

  我說「手指插進去了沒?」

  老婆點了點頭

  「我就讓按摩,你居然讓人家占了便宜,小穴都被掏了」

  老婆知道我在開她玩笑,「都是你,大變態」

  「明明是你讓人家白玩了,還賴我,你這么聽我話跟下樓跟人喝酒吧」
  老婆問我是誰,我把來龍去脈跟她一講,當講到我說她是花5000包的,她掐得我齜牙咧嘴。但沒挨過我的軟磨硬泡,答應跟我去。我說內褲不要穿了,待一會,回屋我還得脫。

  老婆沖我一噘嘴,并沒有反對。我回了短信,拉著下體濕漉漉的老婆去了炮子的包間。

  進屋炮子已經把酒準備好了,懷里摟著穿著特服模樣的小妹。我們落座沙發,短暫寒暄2杯下肚,得知炮子頭姓梁在本地煤炭生意,我拍拍老婆的腰說道,小惠去敬大哥杯酒。

  老婆也是單位的小領導,酒桌上的事還是很熟絡的。老婆提杯走過去敬酒,跟梁炮子交談之間,我向梁炮子旁邊的特服招了招手,過來陪我喝幾杯吧。老婆和梁炮子一杯酒下肚,看特服坐在我身邊,老婆也不好回來,緊致鼻子向我示威。我笑道:我跟大哥有緣,你替我多陪大哥喝幾杯。老婆無奈只好坐下,梁炮子一臉你知我心的模樣,沖我哈哈大笑。

  梁炮子摟著老婆腰,開始第一輪進攻,一杯接一杯。我看這老小子只知道喝酒,便順手解下特服女孩的胸罩,把玩起來。特服女孩職業性的扭捏了一下,就順服了。老婆看在眼冒火卻又不好發作。梁炮子看我上手了也順勢摸捏起老婆的奶子。因為來之前我特意不讓她穿內衣,梁炮子,一招得手,老婆掙脫不得,梁炮子本就認為老婆是個小姐,充其量高級點而已,自己又不差錢,我又放話,自然更加肆意。

  老婆躲避掙扎,梁炮子也不惱,和老婆玩起了老鷹捉小雞,只不過他捉的是老婆的奶子。經過幾番抵抗無效,老婆只得乖乖就范,梁胖子一會舌吻一會揉搓奶子。玩的不亦樂乎。得逞時哈哈大笑。沖我說道:兄弟,君子不奪人之美,哪天兄弟玩過了,記得通知我一聲哈。你這價錢可超值。我笑道:超值的地方你還沒體會到呢,說著示意老婆的下身。

  梁炮子心領神會,一把摸向老婆的陰戶,待抽出手來,手指已亮晶晶。大呼是個尤物,轉頭向我詢問到,要不咱哥們一起玩玩?

  我毫不猶豫的回絕:抱歉,老大哥,今天就算了,我們今天約了人了。改天有機會一起玩。

  梁炮子雖有萬般不舍,但終究是見過世面的,沒有強求。氣氛有些尷尬,見狀我提出告辭,梁胖子一再囑咐,要求有空多聚。我嘴里應承著,攙扶腳底發飄的老婆走出包間。

  回到自己的包間老婆一癱軟在床上,我話不多說,提槍上陣,我抱著老婆,傳教士的姿勢慢慢抽插,老婆醉眼朦朧的對我說道:

  我真怕你當時答應那個梁炮子

  我俯下身子貼近她的耳朵說道:他哪配得上我家的寶貝,只不過讓他陪你練練罷了,就是那個技師小哥都不夠,人雖然帥,但終究還是個賣的,不干凈。要做就要真槍實彈,萬一給我家的極品染上病,我可就哭毀了。

  這段話果然讓老婆很受用,悶哼著迎合著我的抽送喃喃道:老公你真好,我是你的,我聽你的。

  我加快抽送速度,老婆浪叫不止,問道:老公給你選個人操你好嗎?

  啊~ 啊~ 老公再快點,我是騷貨,誰操都行。

  我加大力度有節奏的抽查,每一下都幾乎要把老婆翹起的豐臀壓平,待我抽出時,老婆再次拱起來。

  「老公,唔~ 唔要來了,老公加油,我好舒服」我索性拉起老婆的雙臂,讓她動彈不得,只能硬挺著被我奮力抽送,乳白色的愛液伴隨陰莖從陰道流出,滴答在床單上。

  精液噴射而出,我用力頂了頂腰,送億萬子孫最后一程。

  「老公,我還想要」

  「那我可得找外援了,我把老四叫來吧」

  「不要了,我真放不開」

  「我有辦法」

  我打開微信,把上次拍的裸照,發給老四。

  老四:你小子真有福氣,平時看嫂子一本正經,沒想到在床上如此淫蕩。
  我:不用羨慕,喜歡就借你玩玩。

  老四:這種玩笑可不能瞎開我:真的,我什么時候騙過你老四:嫂子同意嗎?說真的,我最喜歡調教良家。只是咱們兄弟,你不說,我肯定不能干就是了。要是能成,我把我媳婦也給你享受享受。

  我:算你小子有良心,不過我同意沒用,得你嫂子同意才行。

  老四:說來說去你不扯淡嘛我:我發現你嫂子最近新開個小號,里面好幾個男的,記錄都很曖昧,你加她,她又不認識你,有我做內應,先不說你小子有點勾女天賦,就比了解你嫂子這塊,你肯定比別人要強吧。給誰操不是操,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只是一點,前期可不能暴露身份。

  老四:嫂子值得我投入點時間,你點頭就是了。

  我:你換個號加老四:瞧好吧結束聊天,我和老婆相視一笑,老婆順手掐了我一把「就你鬼主意多」

  第二天,老四成功加上老婆的騰訊,老四憑借三寸不爛之舍,使出渾身解數,再加上老婆順水推舟。沒幾天的時間老婆就和老四聊得熱火朝天還發了裸照過去,要不是我告訴老婆要矜持恐怕老四都要破我的記錄了。老四偶爾也會告訴我進展,我雙方情況都了解,有收有放,事情進展十分順利。

  一個月后,經我授意,雙方約在xx賓館見面。我提前讓老四布置好3個網絡攝像頭,方便我在家可以全方位觀看現場直播。老婆特意在當天去美容院做了個全身護理,細致描眉化妝,穿上一條黑色蕾絲睡衣,外套長款黑色皮衣,腳蹬長筒皮靴,衣服穿好,坐在沙發上擺弄提包,看出老婆猶豫的心態,我主動上前抱住她,給她加油打氣。

  「老婆,你今天真漂亮,老公等待你勝利的消息」

  「老公,你會不會嫌棄我」

  「當然不會,我那么濫你也沒嫌棄我不是,再說你又不白去,老四讓他媳婦補償我的」

  因為約的晚上21點,老婆沒有開車,網約出租車,此時司機打電話過來,說已經到樓下了。老婆沖我做了個鬼臉,下樓走了。

  我發微信給老四,通知他老婆已經出門。老四樂顛的說要沖澡了,又問我嫂子知不知道約的是自己。我說當然不知道,你不是發的別人照片嗎?老四思忖片刻說一會要是覺得反悔了就打電話給他。我深知老婆此行下定決心送逼了,就告訴他沒關系她要是反抗你就用點手段,我真覺得過火了再給你打電話。老四沖攝像頭打了個ok,然后沖進了浴室。

  我又發微信給老婆,問她到哪了,老婆說快到了,前面路口堵車,等著呢,我問司機男的女的,老婆:中年大叔我:你問問大叔,用胸罩付車費行不行。
  老婆:你太壞了,人家拒絕我多尷尬我:不會,你單個胸罩就800多,車費最多10塊

  老婆發過來一個流汗的表情

  我:開語音

  撥通語音后就聽老婆說

  「師傅,不好意思,我沒帶現金,卡里也沒錢了」

  「沒錢你打什么車,看你穿著也不像差錢的主呀?」

  「師傅,我今天真沒帶錢,你看怎么辦呀」

  「沒錢找哥要呀,老妹兒長得這么帶勁,哥很愿意贊助點」

  事后在老婆口中得知,出租車師傅說完,就伸出右手,隔著絲襪在老婆大腿上來回摩挲,看老婆沒有過激反應,順勢撩起老婆風衣下擺,在大腿根揉捏起來。
  車到賓館樓下

  「唔,不要啦我要下車」

  在司機聽來,這聲欲迎還羞的拒絕,無疑是某種暗示。

  更加放肆起來,抓緊最后一絲時間占足便宜。索性直取老婆雙峰,因為風衣內僅有內衣,司機很順利就解開了前扣的胸罩。我在電話這一端,聽到吮吸的奶頭的滋滋聲和老婆的嬌喘聲音。老婆掙扎著要下車,司機看老婆態度堅決,也不敢太過火,摘下老婆的無肩帶胸罩,沖老婆揚了揚說道:「如果想取回,記得給我打電話」老婆逃也是的進了賓館,進入電梯,我們切斷了電話。

  轉而通過賓館內的攝像頭聽到了敲門聲,老四赤條條的從浴室出來,直接打開門。

  可能老婆沒想到老四沒穿衣服,一臉錯愕加愣神。

  老四卻誤以為老婆是因為不知道是他才會有如此反應,上前一把拉老婆進了屋子,隨手關上房門。

  趕緊解釋道:嫂子,我無意中加的你QQ,本來不知道是你,后來聊著聊著你給我發照片我才知道。我深知我和老三是兄弟這樣做妥當,但我從第一眼看到你時就被你美麗和氣質迷住,朝思暮想。既然我們如此有緣分,你就隨了我的心愿吧,我肯定好好對你,說著就抱著老婆狂吻起來。

  老婆因為是第一次,事情發展的又太快,加上戲還是要演的,便假裝掙扎。
  「不要啊,我不知道是你,你這么做對得起你三哥嘛」

  我在視頻的另一頭暗自贊嘆,別說著小妮子還有點表演天賦。

  「我對不起他,難道你背著他跟別的男人聊騷,就對的起了?還有你發的那些裸照」老四恰當好處的直戳要害。

  老婆一時無言以對,老四以為抓住了老婆的把柄繼續說道:「平時看你溫婉端莊,我只好壓抑褻瀆你的想法,沒想到背地里如此風騷,你QQ里自己說要吃我雞巴,小騷逼隨便我操。你要是忘了,我把聊天記錄拿出來幫你回憶一下,或者我給三哥發過去讓他辨認一下是不是你?」

  「不要」老婆入戲了,順口答到,同時也放棄掙扎老四看一朝得逞,十分得意。抱起老婆扔在了床上,順勢直接壓在老婆身上不忘揶揄道「看你也不第一次背著三哥出來偷吃了,反正誰玩都是玩,不如讓我爽快爽快」

  「你不要讓你哥知道,我第一次,你輕點。」老婆將戲進行到底「哈哈,好,只要你配合,我肯定好好疼愛你」老四邊說變解開老婆風衣的紐扣。一拉一拽,風衣被敞開,老婆兩個飽滿的奶子一下躍了出來。

  「哇,還說第一次,都真空出來的。你玩的挺嗨嘛,我哥真享福了,我就喜歡操你這種外表端莊內里淫蕩的騷貨,今天讓我好好享受享受」

  說著,老四大手罩住老婆的雙峰,用中指和無名指夾住乳頭,順時針揉搓。吮吸舌吻老婆紅潤的嘴唇,可憐老婆精心涂抹的唇膏,被老四幾口就弄花了。
  老婆此事已放棄抵抗,雙手環抱老四脊背,和老四糾纏到一塊。

  老四的舌頭從老婆的嘴里抽出來,順著臉頰慢慢舔向耳垂,含住,鼻息吹進耳鼓。「呼~ 」老婆吐出一口氣,左手撫摸著老四的頭發老四舌尖向下游走,到達老婆白皙的脖頸,張嘴吮吸,然后左手抓捏老婆的胸部,配合舌頭來回撥弄乳頭。此時乳頭早已飽滿堅挺,向老四致敬。右手在乳房上抽離,慢慢向下滑動,通過老婆平坦的小腹,揉搓著老婆陰戶周圍,拉下了老婆的內褲,老婆曲腿讓老四順利的脫下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線。老四抬手甩掉手中的內褲,從膝蓋開始緩緩向上摩挲,最終直搗黃龍。

  此時老婆早濕成一片,老四不知老婆在來這前坐車時就已受到了刺激,以為才這幾下就讓老婆濕潤「嫂子,怪不得你偷吃,這么快就濕透了,果然是個淫娃」
  老婆閉眼享受老四的玩弄并不答話,老四扒開老婆的陰唇,用舌尖在老婆陰蒂上畫了一套26個字母,然后雙指插入陰道,向上勾起,配合著舌頭緩緩掏送。
  「啊~ 恩~ 好舒服,老四你好會玩,啊啊啊」老婆因受下體的刺激不自覺的扭動著腰肢。

  「呵呵,會玩什么呀」老四抬頭挑逗到「會玩我的小穴,別停繼續」老婆輕哼「小騷貨,我不僅會玩,更會操」說著。老四起身跪在老婆肚子的上方,露出早已充血的弓型陽具,龜頭高高翹起在燈光的照耀下反著紫色的光亮。老婆第一次看到除老公以外的雞巴,忍不住伸手摩挲,進而伸頭含住老四的龜頭。

  老四轉坐在枕頭上,老婆的嘴追隨著龜頭,起身匐在老四的身上,一手支撐著身體,另一支手搔弄揉搓著老四的陰囊。舌頭時而繞龜頭攪動,時而舔老四的馬眼,下壓頭部,盡可能多的含住老四的陰莖,然后抬頭,當嘴脫離老四的龜頭,因吸力太猛,發出啵的聲響。暴露出的龜頭,不知是老婆的口水,還是老四分泌出的前淚腺液,變得更加光亮老四甚是享受,夸獎道「嫂子的口活真非同一般,三哥調教有方啊,要不是我久經床事,你這幾下我就得繳槍了」

  老婆因為含住老四陰莖的緣故,不能張嘴說話,輕輕拍打下老四的大腿以示抗議。

  老四拍拍老婆的頭部,老婆順從的平躺在床上,老四抬起老婆雙腿,讓它們自然彎曲抗在肩上。

  「輕點,我怕疼」

  老四沒在說什么,對準早已泛濫成災的陰戶,一下插入根部,直搗花心額……溫暖又滑潤的陰道緊緊包裹著老四的雞巴,老四禁不住長呼一口氣有經驗的老四也不急,慢慢的抽插,享受著老婆陰道的吸力,時而攪動時而抽插,每插一下即全根沒入,抽出來上翹的龜頭直勾老婆的G點,僅僅百十來下,伴隨著啊……一聲,老婆一泄如注。

  「哈哈,還會潮噴,寶貝你還真是個尤物」

  「唔~ 啊老公快點繼續我還要」老婆終于體會到了老四陽具的厲害,催促道「看好了,我可不是你老公啊,叫爸爸」

  「爸爸,我還要」此時老婆已深深陷入性愛的愉悅之中,為早點迎來下一個高潮,積極配合著老四「要什么」

  「要爸爸的雞巴」

  「要雞巴干什么」

  「操女兒的騷逼」

  得到滿意的回答,老四加快抽插的速度,陶醉在老婆陰道給他的快感里。老婆則因為已經進入狀態,每十幾下就泄了一次,身下床單濕漬就像元朝領域一樣不斷擴大的同時,老婆也從被開疆辟土到被徹底被征服。

  老四拍拍老婆的大腿戲謔道:「你老公最喜歡什么姿勢操你?擺出來」
  老婆聞言,乖乖翻過身子趴在床上,高聳起屁股,迎接新主人的蹂躪。
  老四拍拍老婆的屁股,說了聲乖便挺腰插入,老婆陰道的愛液如同泉涌般,加上扭動腰肢努力配合老四雞巴鏗鏘有力的抽插,發出旖旎的沽唧~ 沽唧~ 沽唧聲。

  老四腰部一挺口中低吼,把一股濃稠的精液射入老婆的子宮。老婆的子宮被滾熱的精液一燙,也瞬間達到高潮啊……一聲尖叫卸去了全身的力氣,軟軟的癱了下去。

  老四,轉向攝像頭,對我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他看不到的是,鏡頭另一面的我,嘴里叼著煙,因為興奮過度手抖得厲害,怎么都打不著火的狼狽樣子。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編輯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3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