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娘惠美】(04)【作者:1smore】   人妻小說 
字數:3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四)

  「吉星高照」在螢幕前輕晃了晃手機,指了一下手機的畫面,顯示的正是「手機遙控跳蛋」紫色系的App,「薄情女」見了不禁臉紅。待「吉星高照」把密碼輸入完畢,按了一下開關,藏在抽屜里的跳蛋立即發出嗡嗡的震動聲,聽得「薄情女」簡直快羞死了,兩手摀著耳朵、搖了搖頭。

  「你今天特別性感。」

  「吉星高照」沒有開口,用打字傳出這行訊息,卻顯得比說出來更具挑逗性。「薄情女」低著頭沒有回答,身體被這樣的勾引惹得火熱。這間房間雖然裝了冷氣,可是生性節儉的「薄情女」一定要到無法忍受燠熱難耐的氣溫時,才肯打開。為了不讓尷尬的聲音傳出去,所以只開了一扇小小的氣窗,使得房間變得更加悶熱,「薄情女」臉上、身上冒出大滴小滴的汗珠,因為臺燈燈光的反射,肌膚呈現出那種濕潤水亮的模樣,更增添了一種說不上來的魅力。「薄情女」想去把角落的電扇調強一點,可是聽到「吉星高照」一開口,又坐回椅子上。

  找「薄情女」劇情網愛的男網友不少,但是卻少人能像「吉星高照」這么會營造氣氛。很多人只顧著滿足自己的征服與控制欲,過於大男人,沒有考慮到女方的感受,也不懂得見好就收,往往把步調拖得讓女網友呵欠連連。更差勁的是,一旦「薄情女」拒絕配合在鏡頭前寬衣解帶,對方就立即下線。這些斑斑劣跡,「吉星高照」從來沒有犯過,於是「薄情女」后來就很少再跟「吉星高照」以外的人劇情網愛。

  惠美曾經一度認為跟男網友網愛是一種不守婦道的精神出軌,而跟「伯爵」互相撫慰,則讓惠美的罪惡感不那么重。可是網友說了一句「線上玩玩而已,又沒真的做!」才讓她釋懷,漸漸陷入了網愛這種尤其是「吉星高照」營造的淫猥幻想空間。比起無聊的電視節目,跟網友聊天、網愛更有意思,於是在一天工作結束后的深夜上網,成了惠美的習慣,房間里那臺電視也就很久沒開了。每天大清早要上批發市場,卻因為上網壓縮了睡眠時間,惠美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卻又戒不掉,心想只要下午休息時多睡一點回來就好。

  「親愛的,上次說的東西,準備了嗎?」

  「有。」

  「很好,拿出來戴上吧!」

  「吉星高照」要「薄情女」準備一條珍珠項煉,但是惠美的首飾、珠寶,除了當年結婚時的一只戒指、一條金項煉之外就沒了,平常的餐廚工作不會穿金戴銀的,更不會想把錢花在買這類東西。好在后火車站商圈除了舞會面具之外,也有各種扮裝用的仿制首飾、珠寶,而且做工很精緻,不是明眼人、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是仿的,惠美選了一條白珍珠、一條黑珍珠項煉,才幾百元而已。
  「白的好,還是黑的好呢?」

  「白色,跟你的內衣比較搭。戴上。」

  「嗯。」

  「今晚你是一位高貴的外交官夫人,你跟著丈夫出席宴會,看到飯店有個服務生,你好中意他,所以你故意過去跟他要一杯紅酒,再裝作不小心灑在自己的洋裝上,於是你……」

  惠美從沒想過自己可以是一位外交官夫人,這種角色她只在電視上看過,每次「吉星高照」給她設定這種意料之外的身分,惠美就可以在故事想像里做一個全新的自己。外交官夫人刻意要這個服務生負起責任,先要服務生帶她去一間飯店空房,換下很難處理的沾了紅酒的洋裝,放在洗衣籃,披著大浴巾走出浴室,服務生原本想把夫人的衣服快點拿出去給人清洗,卻被夫人叫住,夫人打了電話叫客房服務來收走衣服,鎖上了房門,卸下了大浴巾,身上只剩粉紅色的胸罩、內褲,以及那串珍珠項煉。

  「處罰!屁股翹高!」

  被夫人命令也把衣服脫光的服務生,忍受著夫人給他的折磨,那種表情讓夫人更想欺負他,最后再引誘他來欺負自己。「吉星高照」的劇情不會只有男尊女卑的單方面征服,常像這樣給女方主導權,就算故事因此被女方改偏離了原本的方向,他也會順著對方,讓對方滿足。

  「喔!小力、慢一點!」

  「是、夫人!」

  今晚因為有「手機遙控跳蛋」的輔助,「薄情女」更能享受到體感的刺激。「吉星高照」切換了控制模式,把手機貼在小臂,隨著手的擼動,轉換為手機的晃動,最后變成控制跳蛋強弱、頻率的指令。螢幕上看到「薄情女」因為傳過去的震動指令刺激而不停浪叫,接著突然靜了下來、身體先是僵住幾秒,再不斷痙攣。

  (這女的,又這么容易就高潮了……)

  「親愛的,到了嗎?」

  「嗯。」

  「舒服吧?」

  「舒服啊。」

  惠美閉起雙眼,還在喘氣,以及感受高潮后的余韻。從內褲里滑落出來的跳蛋,在地板上一陣一陣地震動,惠美意識到只有自己到達高潮,「吉星高照」還在弄,覺得很不好意思。

  「怎么辦?你還沒弄出來。」

  「啊……沒關系。啊……」

  「吉星高照」就這樣繼續弄了好一陣子,還是沒有射精,於是停下了動作,從冰箱拿出一罐啤酒來。「薄情女」望著沒有被自己滿足到的「吉星高照」,不知道該說什么,只好尷尬地傻笑。遇到「吉星高照」這種故意不射精的哀兵攻勢,很多女網友都會進一步把內衣褲脫個精光,只剩面具這最后的遮蔽,在鏡頭前做出更惹火的動作,暴露自己的秘處,在「吉星高照」面前證明自己有足夠的魅力,「吉星高照」就會一邊側錄下這些女人發騷發浪的模樣,一邊尋找適合發射的時機,讓對方看到自己射出來的表情,以及噴濺的白濁精液,認為有取悅到「吉星高照」,而覺得心滿意足。「吉星高照」以為今晚終於脫了外衣的「薄情女」也會這樣做,但是「薄情女」卻始終沒有掉進他設的這個陷阱,心里有點惱羞成怒,但是表面上還是保持一貫的陽光笑容。

  「我們來玩真的吧?」

  「吉星高照」送出這行訊息,惠美看了頓時腦門充血,思緒一片空白,之前都不曾這樣大膽邀約的「吉星高照」,突然這么說,讓惠美一時間不知所措。螢幕上的「吉星高照」默默喝著啤酒,等著「薄情女」回應,但是「薄情女」一直沒有說話,也沒有傳來訊息,就只是呆坐在那里。

  (就不相信我玩不到你!)

  「不想要的話就說不想要,我不勉強人的。」

  「吉星高照」又送出這行訊息,雖然像是給人一個下臺階,但是實際上卻讓對方更覺得為難。

  惠美知道如果跨過這條線,自己就不只是「線上玩玩而已」的「薄情女」了,她堅守的「婦道」會頓時瓦解,可是從前那些男網友的邀約,她一概沒當回事,現在卻會為了「吉星高照」而心兒猛跳,心里不斷猶豫。可能是想彌補沒有滿足到他的心情使然,又可能是她內心的原始欲望,單純就想真的與「吉星高照」這個人體驗美好的性愛。

  「親愛的,你不用回答,就當我沒提過,好嗎?」

  「吉星高照」使出最后的殺手锏,惠美在鍵盤上打了幾個字要回應,但是遲遲不敢送出。要是按下Enter鍵,她的人生就將要起一番變化。看著「吉星高照」關掉視訊準備下線,她因此情急,於是閉緊了雙眼,抿著嘴,抖著手,按下了Enter鍵。

  「來吧。」

  約好了一個小時后在某間賓館見,惠美的心仍不停狂跳,房間里的衣柜里沒有什么稱頭的衣服,也讓她非常煩惱,最后決定穿著那件慈善會的深色旗袍制服出去。惠美有時會在半夜穿著這套制服,跟著慈善會的弟兄姐妹去殯儀館為亡者誦經祈福,心想這樣穿,鄰居就不會起疑,可是穿著意義莊嚴的慈善會制服,卻是要去私會男人,讓惠美同時存有罪惡感,以及背德的刺激感。除了在百貨公司專柜工作的秀真送她的這支口紅,惠美的化妝品只有一罐多用途的保養乳液。在梳妝臺的鏡子前涂好口紅,惠美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知道接下來要做的事是神佛不容的,現在要踩煞車都還來得及,不是選擇失約,就是選擇失貞。

  「親愛的,你好美,以后跟我視訊時,不要再戴面具了。」

  從賓館柜臺走到房間的途中,「吉星高照」勾著惠美的手,對著她這樣說道。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