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雙兒的新婚之夜】(1-3) 作者:zwljiayou   人妻小說 
字數:14325



                第一章

  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第七個新婚之夜。

  前世的情景仿佛還像昨天一般歷歷在目,而我,卻在今世獲得了萬人難以企及的榮耀和幸福。

  我叫王偉,是一名穿越者。

  五年前,我因為一次偶然的見義勇為而光榮犧牲了,地府為了表彰我十世善人的光輝業績,特意允許了我一次穿越轉生的機會,并且可以選擇自己想要成為的對象。

  面對著這次千萬如一的機會,經過慎重而詳細的考慮,我決定轉生到一名王爺身上。

  王爺,幾乎是每個人夢寐以求的一項職業吧,擁有極大的權勢,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還不用像皇上般操心這個國家天下,真是世上最絕妙的一個身份了吧!
  正如我所愿地,我穿越了,附身在了一個剛滿20歲的王爺身上,并且繼承了他所有的一切,包括他的記憶,以及他的那個閭王的稱號。

  由于向往金庸的武俠世界,五年來,我憑借自己王爺身份和皇帝的賞識,在江湖上積德行善,調解糾紛,闖下了不小的名號,江湖上送我名號為「天下第一大善人」,更在今年的嵩山會盟中,在我的連橫合縱策略下,得多方勢力平衡,蒙正邪兩道不棄,被推選為有史以來江湖上第一位毫無武功的「武林盟主」,個人聲望登峰造極。

  而讓我最最驕傲的是,我在江湖上娶的七位嬌妻美妾,真正是羨煞旁人,更讓我享盡了齊人之福。

  想到這,我的眼前一一浮現出了我那些嬌妻們絕美的畫影。

  我的第一位嬌妻,是有的天下第一美人之稱,人稱散花天女的司徒凌菲,素衣軒軒主唯一親傳的女弟子。

  素衣軒,作為江湖上最神秘的門派,內中女子因修煉玄女功的緣故,人人貌美如花,肌膚勝雪。而菲兒作為有史以來玄女功修煉最深厚的人,其絕美的容貌和散發的氣質均已直逼天上仙女,不應在人間逗留,而如此絕美的尤物,卻在我剛穿越不久的一次機緣巧合中,成為了我的第一個妻子,這真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

  我的第二個妻子,是一手寒梅手獨步天下,接發暗器均已達到無形之境界,擁有寒梅女俠之稱的,蜀中唐門門主千金,唐雪。其實我更喜歡叫她我給她取得外號,小辣椒。野蠻卻又不失可愛,嬌氣卻又帶了點小頑皮。再配上令人越看越喜歡的容貌,還有那前凸后翹完美的身材,真是一個讓人一看就怦然心動的鄰家少女啊!

  我的第三個妻子,是一直陪著我行走江湖,我的貼身侍女羽馨。作為王府精挑細選下挑選出來保護我的貼身侍婢,羽馨的功夫之高毋庸置疑,一手綠柳劍獨步江湖,江湖人送外號綠柳仙子。羽馨就像韋小寶身邊的雙兒一般,陪我行走江湖保護我,更照顧著我的飲食起居,她那柔順的性格,處處為我著想的心思,還有那嬌美的身材和容顏,都讓我對她忍不住心生好感,如果沒有羽馨陪我,我想,我根本就無法行走江湖吧。

  額外值得一提的是,羽馨是在我穿越后第二年娶了小辣椒后一個月,在小辣椒和菲兒的共同慫恿下,幫我捅開了最后一層紙,我才娶的羽馨的。呵呵,那兩個小嬌妻,一點都不吃醋呢,這就是古代女人的品德嗎,還是愛我的兩個嬌妻都知道,我的所有飲食起居和生活習性,只有羽馨才能完全照顧得了吧。

  我的第四個妻子,是被天下正道稱為「魔教」的昊天教教主的千金,「飛天燕子」上官燕,一身飛云步獨步武林,特別是在行走江湖時,燕兒平時用黑紗蒙住面孔,行走飄逸如風,悄無聲息間取人首級。在一次機緣巧合下,我見到了燕兒面紗下了絕美的容顏,幾乎直直讓我楞了十多分鐘,雖然燕兒開始冷若冰霜,一副典型的「冰美人」的性格,但在我不斷的善良和溫柔的攻勢下,最終還是冰山消融,鐘情于我,并嫁給了我。

  我的第五個妻子,是神醫門「圣手」李商慎的千金,「素手」李夢潔。夢潔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女性,救治了江湖上無數人的生命,有一次我在行走江湖時深受重傷而有幸結識了夢潔,她那絕世的容顏和菩薩般的心腸瞬間就打動了我,而她也為我一心向善的偉大理想而打動,最后我們順利地結為了連理。

  我的第六位妻子,是一名歌妓,擁有傾國傾城的容顏,琴棋書畫歌舞樣樣精通,卻出淤泥而不染,正是天香樓的頭牌,號稱「曲藝雙絕」的孫妙,她在那里是顯得如此鶴立雞群,因為她的存在,天香樓遂成為了江南第一樓,但當我第一次看到妙妙時,她那楚楚動人的神態和孤單影只的神情,我就知道,妙妙的心不在那里,她也不應該屬于那里,經過我不懈的努力,在我平等博愛的思想籠罩下,妙妙最終在我這找到了她的歸宿。

  而我今天,要娶的第七位妻子,是與我第四位妻子上官燕齊名,號稱「北燕南雙」,同時也是昊天教的死對頭,天下會盟主的千金,人稱「無雙神劍」的趙奕雙,燕兒雙兒,是武林中最靚麗的兩朵鮮花,其武功、容貌,除了隱世不出的素衣軒可以匹敵外,可執天下江湖女俠之牛耳。你可以不知道素衣軒,也未曾目睹天下第一美人的散花天女,但「北燕南雙」的稱號對于每位江湖人真正都是如雷貫耳,而雙兒的武功、容貌等等各方面確實是完全可以與燕兒匹敵的,而她的性格,則是嫉惡如仇,仿佛正義的仙女化身般,甚至有一次我都被她當成淫賊而千里追殺,卻做夢也沒想到,她和她的死對頭燕兒,一同成為了我的小嬌妻。
  看著堂下那川流不息的祝賀者,有各派最杰出的青年才俊,有各派德高望重的掌門人,還有朝廷對我的賀禮,各派即使沒有到的,也全部都派來代表呈上了賀禮,看著這些,我的心底不自覺地涌現出了一股自豪之感:僅僅五年,我就取得了前世根本想都不敢想的成就和榮耀啊,可以說,真是不枉此生了!

  今夜又是一個大醉之日,面對著無數崇拜我的青年,和他們干了一碗又一碗,不知不覺間,我又徹底地醉了,每次我的洞房花燭夜,我幾乎都被灌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呢!唉,沒辦法,誰讓我高興呢,就讓我在這時徹徹底底醉上一回吧!
                第二章

  入夜,前來恭賀的賓客也陸陸續續散了,而我更是已經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了。

  在內院的后堂中,我今晚的婚房內,我的七位妻子卻已經聚齊在了一塊,在一起不知在說些什么,看上去,是我的前六位妻子正在教我今晚的新婚妻子雙兒什么東西吧。

  「唉,雙兒妹子,你就從了吧,我們都是這么過來的,你放開后,就會發現那其實是一件非常非常美妙的事呢。」說話的,正是雙兒的死對頭,燕兒。
  「哼,你們給我下了十香軟筋散,令我功力盡失,現在還不是任你們宰割,還需要問我的意見嗎?」雙兒生氣地答道。

  「雙兒妹子,我就托大,自稱一下大姐吧,你現在已經是我們集體中的一員了,就應該要融入我們當中啊,我們六個全部都是這么過來的,你就聽我一聲勸,從了吧。」我的第一個妻子,菲兒發話了。

  「難道為了融入你們,背叛相公,與別的男人茍合也是理所應該的嗎。」雙兒質問道。

  「不錯,這是為了融入我們所必須要進行的儀式,也是我們正式接納你的證明,否則,即使相公接納了你,我們也不會接納你的。」我的第二個妻子,小辣椒雪兒回答道。

  「羽馨,你是相公最親近的人,最明白相公的心,難道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嗎。」雙兒見說服不了她們,改向羽馨問道。

  羽馨聽了雙兒的問話,哆哆嗦嗦地回答道:「這個…,雙兒姐,其實…,這樣也是為了相公好的,相公不會武功,身體薄弱,根本應付不了我們這些妻子,我們這樣,也是多少替他分擔了點啊,而且…,其實,那個事情,真的是很美妙的,雙兒姐,羽馨剛開始也想為相公守身如玉,可自從嘗到了那個滋味后…,人家…人家就根本忍不住了,好想好想偷吃啊,真的很美妙的啊,你就從了吧,試試看,你一定不會后悔的,真的。」

  「呵呵,就是就是,想當初為了降服羽馨妹子,我可是千里挑萬里選,好不容易才挑到了江湖上有名的采花賊,花蝴蝶江別來為我們的小羽馨開苞呢,那晚上,嘖嘖,真是太瘋狂太銷魂了哦,呵呵,是不是啊,羽馨妹子。」小辣椒雪兒接口道。

  「你還說呢,那時候你和相公成親后不久,我就感到你和菲兒姐不對勁了,似乎在背著相公偷男人,可是我又不敢肯定,只好暗中偷偷調查,想掌握證據再揭發你們,結果你們成親不到一個月,相公就說要娶我,那時候我簡直幸福死了,結果在成親的當晚洞房花燭夜,就著了你們的道,被你們安排別的男人偷走了我的紅丸,那時候,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羽馨辯解道。

  「嘻嘻,那最后你還不是漸漸沉迷于此道啦,比我們還享受呢。還有,近年來,多虧了你哦,幫我們打了不少的掩護呢,要不然我們偷男人的事早就被相公發現了吧。呵呵,還是相公最相信你,你這么在邊上一說,相公根本一點疑心都不會起呢。」雪兒繼續說道。

  「唉,羽馨已經對不起相公了,只希望他永遠生活在他幸福快樂的夢中吧,這些事情,讓相公知道了,只是無情地戳滅他的幻想,更是對他極大的傷害,所以,有些事,相公還是永遠不知道的好。但是,如果有誰敢傷害相公,羽馨哪怕拼了命,也會永遠守護在相公身邊的。」羽馨肅然地說道。

  「就是就是,如果有誰跟相公過不去,就是和我們全體的相公嬌妻軍團過不去,雖遠必誅之。」我的妻子們異口同聲說道。

  雙兒看著我這六位奇葩的妻子,一口喊著要守護相公,一手卻做出傷害相公的事,心底茫然了,忍不住地說道:「你們這是什么意思啊,做著這些事,卻口口聲聲說要保護相公,還有,這個古怪的新婚儀式,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誰能告訴我。」

  「還是由我來解釋吧,畢竟你今晚新婚之夜的男人,是由我親自挑選的。」妙妙接口回答說道。

  「今晚新婚儀式,開始于菲兒姐新婚之夜,那時候,相公娶了他的第一個妻子,號稱江湖第一美人的菲兒姐,婚宴照樣是把相公喝得酩酊大醉,但還有點意識,就跌跌撞撞地進了洞房,還和菲兒姐喝了交杯酒。可誰曾知道,這杯交杯酒早已被人下了十香軟筋散!菲兒姐喝完這杯交杯酒功力就盡失了,相公沒有功力,所以沒覺察出來,但喝完這杯交杯酒也不省人事了。這個時候,元兇出現了,原來是江湖上有名的風流王子,」游俠「郭庭!郭庭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上,見到了菲兒姐的容貌,一直驚為天人,因此精心策劃了這起迷藥事件。在制住菲兒姐后,就在菲兒姐的新婚之夜,郭庭奪走了菲兒姐的初夜,并且使出渾身解數給菲兒姐留下了無盡的美妙和銷魂的回憶。而在對比了相公在房事上的所為后,菲兒姐根本無法拒絕郭庭的交媾要求,一次又一次地與他發生茍合行為,甚至還為他生下了小孩!」

  「等等,妙妙,我當時一段時間也是有抵抗的好吧,別把人家說的那么不堪好不。」菲兒插口說道。

  「別打岔,就抵抗了一會會而已啦,可以忽略不計,菲兒姐在和郭庭茍合了一段時間后,經不住他的軟磨硬泡,把身體上的所有部位都奉獻給了他,可誰知,那郭庭得寸進尺,在擁有了菲兒姐之后,想讓菲兒姐當他的性奴,甚至還暗地謀害相公,想要獨占菲兒姐。菲兒姐在得知真相后,傷心之余才發現只有相公是真情實意對她的,郭庭貪戀的,不過是她的美色而已,明白了這一點,菲兒姐在不動聲色解決掉了郭庭后,想和相公好好過日子。可是她不知道,修煉玄女功的門人一旦打開了性欲的缺口后,是根本無法停下來的。在相公根本無法滿足自己的需求后,因為相公不反對自己行走江湖,所以菲兒姐開始利用自己行走江湖之際勾引男人來滿足自己所需…」

  「喂喂,什么勾引啊,你說的太難聽啦,明明是那些男人自己找上門來的,人家只是抵抗微弱了些罷了,還滿足自己所需,只是人家受不了玄女功驅使的欲望所迫啦。」菲兒姐辯解道。

  「別打岔…」眾女異口同聲說道。

  「呵呵,那人家就說委婉些啦,菲兒姐由于修煉了玄女功,媚功不由自主散發于外,所以在這期間,與江湖眾多男子發生了許多的風流韻事。不知不覺間,一年半過去了,菲兒姐由于受到眾多男子的滋潤,更加上玄女功媚骨天生,氣質由原來的圣潔無暇慢慢轉化為了妖媚天成,一舉一動無不散發著妖媚的氣息。而我們的相公也開始娶她的第二位妻子了,古靈精怪的唐門千金雪兒姐姐。面對自己無法自持的淫行,又怕聰明而古靈精怪的雪兒姐發生自己偷男人的事實,菲兒姐苦思苦想之下,想到了唯一一起妙計,那就是,拉雪兒姐下水。于是,經過菲兒姐精心的策劃,安排了自己的其中一個入幕之賓,南宮世家的公子南宮煦來為雪兒姐開苞。終于,雪兒姐的新婚之夜一樣也成了別的男人替我們相公開苞的夜晚!」

  「呵呵,雪兒妹子,初夜滋味怎么樣啊,那南宮煦可是我從經手過的眾多男人中精心挑選出來的,床上功夫絕對超一流呢。」菲兒調笑地對雪兒說道。
  「你還說呢,開始我都快嚇死了,止不住就哭了,不過后來嘛,確實不錯呢,前戲、節奏、大小、硬度還有持久度,不說滿分嘛,起碼九十五分是沒問題的。」雪兒含笑地答道。

  「那當然,這可是經我親自驗過的,絕對是最好的一個了,不過話說回來,雪兒你的接受能力很快嘛,這么快就接受了,還樂在其中呢。」菲兒繼續調笑道。
  「嘻嘻,人家只是覺得好好玩啊,背著相公做如此美妙的事情,那感覺,又新鮮又刺激,特別是那美妙銷魂的感覺,怎么可能忍得住嘛。」雪兒回答道。
  「喂喂,我還沒說完呢,等我說完了再交流你們偷…男…人…的心得好不。」妙妙不滿地插口說道。

  菲兒和雪兒吐了吐舌頭,就不再說話了。

  妙妙繼續說道:「在雪兒淪陷,與菲兒姐狼狽為奸后,她們突然發現,不搞定相公的貼身侍婢羽馨妹妹的話,她們遲早還是會東窗事發的,而且菲兒姐敏銳地覺察到羽馨妹子已經暗地里在調查她們了,為了先發制人,再加上她們發現羽馨妹子暗戀相公久矣,相公隱隱也知道羽馨妹子對他的感情,加上自己也非常喜歡羽馨,于是就極力慫恿相公把羽馨妹子也娶了,在我們的勸解下,這棟婚事在一個月內就順理成章完成了。當然,在羽馨妹子的新婚之夜,我們的兩位好姐姐還是故技重施,安排別的男人破了羽馨妹子的處,只不過這次,對象換成了花蝴蝶江別!」

  「雪兒姐,為什么對象又換了呢?」雙兒開始融入到她們的故事中了,不解地問道。

  「本來我是想照樣還是南宮煦上的,可是大姐說,男人,不能夠讓他一次性得到的好處太多,否則他會貪而無厭的,而且大姐說上次是由她找的男人替我開苞,這次應該由我來負責找男人,為羽馨妹妹開苞,如此下去才算是傳承。可一個月這么短的時間,我去哪找合適的男人為羽馨妹妹開苞啊,于是我就聽大姐的話,說江湖上采花賊閱歷豐富,本錢應該不會太遜吧,所以我一個月內連續找了七個采花賊,親自獻身試驗了一番,最后發現花蝴蝶功力最深,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為羽馨妹子開苞的人選,就定了花蝴蝶為妹子開苞啦。」雪兒解釋道。

  「雙兒妹子,雪姐姐為我挑的第一個男人真的很不錯,前戲很溫柔,后面也很持久,讓我奔向了一個又一個高潮,徹徹底底地體會了做女人的美妙之處呢。」羽馨適時不忘勸解道。

  「繼續說吧。」雙兒雖有些意動,但還是對妙妙說道。

  「好的,自從羽馨被菲兒姐和雪兒姐拉下水后,我們的相公就徹徹底底地活在了咱們三位姐姐為相公精心編織的美夢之下了,即使有時候稍稍起了疑心,也被他最信任的羽馨很快搪塞了過去,我們的三位姐姐每天都沉浸在不同男人的魚水之歡中無法自拔,一邊享受著人生極度的銷魂,一邊享受著背著相公偷情帶來的極大快感,人生快樂之事,莫過于此吧。」

  「雙兒妹妹看看,妙妙都發感慨了,呵呵,最后她不也沉浸了進來嘛,這個中的滋味啊,只有親自嘗過了,才能真正令人回味無窮,無法自拔呢。」雪兒繼續嘗試勸解道。

  「別說啦,雪兒姐,還是聽妙妙講完好嗎?」雙兒無力地抗爭道。

  「呵呵,聽我繼續講吧,菲兒姐她們在一邊享受著這人生最大樂事的同時,一邊合計著,以后如果相公再娶了嬌妻,就按此辦理,先在新婚之夜把她拉下馬,最后讓她融入到這個淫扉的圈子中來,成為一體。而且作為傳承,由上一任妻子負責找男人為下一任的妻子開苞,射精后,再由上上一任妻子指定的男人接手再服務,以此類推。這就是這個變態的新婚之夜儀式的由來。接著在相公后續的妻子的新婚之夜中,相公的第四任妻子,燕兒姐成為了這個儀式的第一位實驗者,先是被羽馨姐找的男人,華山派弟子宋青云開苞后內射,再由把羽馨破處的男人花蝴蝶奸淫灌精,最后由把雪兒姐破處的男人南宮煦完成最后的播種,這就是這整個儀式的流程。接著在后續中,夢潔姐和我也慘遭淪陷,夢潔姐在新婚之夜的晚上在被燕兒姐的男人,丐幫長老」八臂猿猴「嚴楚雄破處后,又先后承受了宋青云、花蝴蝶和南宮煦的雨露,而我,在承受了上述四人的雨露后,還被夢潔姐的男人,相公的親兵隊長鐘高給破處奸淫了。」

  「所以雙兒妹子,今天你的新婚之夜,要承受六個我們指定的男人的雨露滋潤,不過也沒有什么可擔心的,越多的男人伺候我們,我們獲得的快樂更多,今晚,注定是一個令雙兒妹妹終身難忘的銷魂之夜,一個晚上,六個男人為你服務,他們不同的手法,不同的身體感官,必定會讓你逐漸體會到做女人的美妙的,比如今晚,雙兒妹妹,我給你找的開苞的男人,就是我鐘意的,無論外貌還是內在本錢都比較雄厚,絕對會令你滿意的,他叫譚濤,外號『江湖儒生』。」

  「可我還是擔心啊,六個男人啊,想想都可怕,我怎么受得了啊。」雙兒擔心地說道。

  「真的不用擔心的。」夢潔解釋地說道,「女人的生理構造決定了一晚上承受六個男人的滋潤絕對沒有問題的,而且他們的技術真的都很好,是我們千挑萬選挑出來的,他們會為你做好充分的前戲,雖然開始會有點痛,但很快就會享受的極致的快樂的,相信我,雙兒妹妹,別忘了,我是學醫的啊。」

  「而且他們也不會與你干一晚上的,一般先是由譚濤開苞,完成在你身體深處的內射后,其余五人按照鐘高、嚴楚雄、宋青云、江別、南宮煦的順序依次為你內射灌精,他們完成一次射精后,儀式就正式算完成了,由我們各自領著自己的男人回各自房間繼續癡綿,而你,則在之后的時間陪著我們的相公,度過今晚真正屬于你的一個新婚之夜。」菲兒為雙兒開解地說道。

  「那種事情真的這么美妙嗎,你們能跟我說說嗎?」雙兒心動地說道。
  「哦?雙兒妹子,那么說你是答應了啊,是不是啊?」雪兒高興地說道。
  「那還能怎么樣,上了你們的賊船,我還能獨善其身嗎,只好隨波逐流了,再說聽你們說那事說得那么美妙,人家也真的是很好奇,想要試試呢。」雙兒羞澀地說道。

  「呵呵,那種事情的美妙啊,我們可說不上來哦,反正感覺很好很好就是啦,就像快飛起來了,飛上天似的感覺吧。」羽馨接口說道。

  「羽馨妹子又在回味了吧,看你這妮子春心動的樣子,呵呵,雙兒妹子,這個滋味啊,還是要你親自嘗一嘗才知道啊,況且我們給你的新婚之夜準備了六個絕品男人,個個感覺風格都不一樣,恐怕你還要好好體會才是哦。」夢潔接下來說道。

  「是啊是啊,這這個絕品男人可都是我們六個姐姐為你精心挑選的呢,可是代表了我們六個的不同口味哦,比如菲姐姐喜歡的世家子弟型,燕子姐姐喜歡的猥瑣大叔型,羽馨妹妹喜歡的青年才俊型,夢潔妹子喜歡的高大威猛型,還有妙妙喜歡的白面書生型。」雪兒笑笑地答道。

  「呵呵,說了這么多,那雪姐姐你喜歡的是什么類型啊。」雙兒天真地問道。
  「嘻嘻,你的這個雪姐姐啊,口味有點怪哦,她喜歡采花賊類型,哈哈,聽到哪里有采花賊的消息,她就立馬奔過去了,不過我們的寒梅女俠可不是去捉采花賊的,而是跑過去故意讓采花賊在她的身上采了又采,她可享受著呢,呵呵,雪兒妹子,這個月你又被幾個采花賊采了啊。」燕兒調笑地問道。

  「哼,人家只不過是愿意犧牲我一個,讓其他的良家婦女幸免于難,這可是相公親口說的大大的善事呢,你不知道那些采花賊也很可憐啊,憋著自己的欲望冒著生命危險去采花,多敬業的精神啊,所以我只不過是犒勞犒勞他們拉,而且他們的手法真的很好的,對我也很好,每次采我的時候,對我都很溫柔呢,他們說我是仙子,是上天的恩賜,要好好地品嘗才是,看著他們那感激的神情,你不知道我好有成就感哦,而且他們的手法也很好,那個的本錢也很足,尤其是今晚我給雙兒妹子挑的那個花蝴蝶,可是我試過的采花賊中最中意的一個了,包管你滿意哦。」雪兒振振有詞地說道。

  「喲喲喲,開始為自己的采花賊男人說話了哦,這還是我們嫉惡如仇的寒梅女俠嗎,呵呵呵。」燕兒繼續調笑道。

  「哼,燕兒姐,你是要笑話我是不,可是我們在場的除了雙兒誰不知道,論起口味最重的,還屬我們的飛天燕子哦,怎么樣,喜歡猥瑣大叔流的燕兒姐,你的丐幫長老」八臂猿猴「可是幫你找了不少人物吧,聽說你經常在丐幫內開無遮大會哦,想想看,一群臭烘烘臟兮兮的乞丐圍著赤身裸體的燕兒大快朵頤。嘖嘖,這場景,太重口味了哦。」雪兒反調笑著燕兒道。

  「你知道什么,這叫原汁原味,而且為最底層的百姓服務,才是真正地做善事呢,你想想,人家活了大半輩子,連個女人的滋味都沒嘗過,多可憐啊,你不知道,我在他們中間,可是真正活著的女菩薩呢,嘻嘻,多好,比你的善事做的大多了吧。」燕兒繼續說道。

  「哼哼哼,才不是呢,菲姐姐你評評理,我們倆誰的最好?」雪兒撅著嘴說道。

  「呵呵,讓我們的菲姐姐評啊,咱倆肯定不是最好呢,菲姐姐啊,喜歡的是世家子弟型,尤其是有婦之夫的世家子弟,可是我們菲姐姐的最愛哦,菲姐姐是不是啊,我可是聽說你最喜歡當人家的情婦了哦,特別喜歡偷有妻子的男人,而且越是恩愛的夫妻,越喜歡插足其中,偷成功后,不久就又把人家給甩了,現在江湖上有名的」百變魔女「,其實就是菲姐姐你假扮的吧。」燕兒說道。

  「不錯,難道你不覺得那樣才更有挑戰性嗎,每次我使出渾身解數去主動勾引那些嘴上說愛自己妻子的男人時,去一步一步征服他們時,那才是一項好有挑戰性的事情呢。」菲兒微笑地答道。

  「呵呵,看來那些江湖上有名的恩愛夫妻恐怕都被你偷了個遍了吧。」燕兒繼續問道。

  「差不多吧,像華山派掌門夫婦,武當派六長老夫婦,金刀門門主夫婦等等,好多名門正派,一些掌門或長老成親七年、十年的號稱是恩愛夫妻,可是你不知道,那些老家伙可能是沒嘗過鮮肉,勾引他們可容易上手了,一下子就把他們迷得找不著北了,很快就成了我的胯下之臣,叫他們干什么就干什么,反倒是一小部分年輕夫婦倒是更加恩愛,勾引也有點難度,不過最后都讓我成功了,其中南宮世家的公子南宮煦對他的妻子最恩愛了,我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搞定他呢,搞定他后,我才發現,原來他的本錢功夫手法還都是超一流呢,真是撿到寶了。」菲兒繼續說道。

  「呵呵,菲姐姐可是幫了相公不少忙吧,好像現在各大門派都有掌門長老和你有肌膚之親吧,怪不得前段時間的嵩山會盟,我們絲毫不會武功的相公居然得了武林盟主呢。」羽馨感激地說道。

  「恩,是的啊,因為相公和他們都不一樣呢,他們中的絕大部分都把我們當成泄欲的工具,可相公從來不會,他總是從我們的需要出發,以我們為中心寵溺著我們,如果某天晚上我說不舒服不想給他了,相公就算再難受,也從來不會強迫我們的,他會安靜地抱著你睡一晚上,每次安靜地躺在相公的懷里睡覺,我都感覺自己睡在了一個安靜的港灣中,好幸福好溫馨哦。」菲兒做一幸福的樣子說道。

  「是哦是哦,菲姐姐說的太對了,我也最喜歡相公的懷抱了,好舒服好有安全感哦。」羽馨接口說道。

  「呵呵,所以羽馨你也為相公做了好多吧,菲姐姐忙著為相公在上層掌門長老層次的鋪路,我們的羽馨妹子就為相公在青年才俊這一層鋪路吧。」夢潔也插口道。

  「因為我其實比較喜歡傳統的優秀青年才俊型嘛,其實每次隨相公行走江湖,看到這些帥帥的武林優秀青年,特別是看到他們用熾熱地眼神看著我,恨不得把我吃了的時候,剛開始我都感覺怪怪的,說不出什么感覺,有點興奮又有點負疚感,后來被你們拉下水后,我就有點動心了,想和他們嘗一嘗露水姻緣,后來半推半就的就發生了不少事了,其實我還是不太適合主動,所以這種半推半就就比較適合我了。」羽馨接著說道。

  「呵呵,夢潔你就別說羽馨啦,你呢,聽說你可是對高大威猛的型男很感興趣哦,咱們相公所屬的親兵隊,里面盡是虎背熊腰的猛男哦,好像我們的神醫以為他們看病為由已經把他們嘗了個遍啦,今天更是把里面的親兵隊長給帶來了呢。」雪兒插口說道。

  「本來就是給他們看病嘛,你看他們多久不碰女人,憋久了從醫學上來說是對身體不好的,我這是去幫他們疏導啊,而且相公的親兵隊全部都是在戰場上廝殺負傷下來的,人家為國殺敵,我這也是犒勞犒勞他們而已啊。」夢潔分辨道。
  「嘻嘻,五百人的親兵隊啊,里面還盡是虎背熊腰的猛男呢,夢潔你一個人能應付得過來嗎?」妙妙也湊過來好奇地問道。

  「差不多吧,他們中間好多已經有了家室,自然就不用我犒勞啦,而且我還帶出兩名女弟子幫我分擔啦,嘻嘻,妙妙你要不要也過來啊,里面的親兵隊長鐘高,可是我親自挑選為你開了苞的哦。」夢潔回答道。

  「呵呵,算了算了,新婚那晚被他干得半死,我算是領教了他的功力了,不過嘛,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喜歡白面書生型的,所以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妙妙擺了擺手說道。

  「對啊對啊,你們聽說過沒,現在啊,天香樓出現了一位神秘的名妓,號稱江南第一妓,聽說她啊,與天香樓只是合作關系,并不附屬于天香樓,凡是被她看上的男子,不用花一分一毫便可與她共度良宵,抵死纏綿,她看不上的男人啊,哪怕搬座金山也不能讓她陪你行那周公之禮,江湖上成」神秘魔姬「,哈哈,不就是我們的妙妙假扮的嘛。」燕兒插口說道。

  「真的啊,呵呵,相公好不容易把妙妙你從天香樓贖出來,妙妙你也好不容易在天香樓守身如玉,結果一回頭,又重新進去啦。」雪兒調笑道。

  「你懂什么,相公說了,這是行為自由,男女是應該平等的,所以男的可以有三妻四妾,可以逛妓院,我們也可是的啊。」深受我自由平等思想毒害的妙妙辯解道,「而且相公的那個真的很一般,也不懂琴棋書畫,風花雪月,人家是去追求我的知音罷了。」

  「呵呵,雙兒妹子,我們把自己的經歷都說完了,春宵一刻值千金,要不我們就開始洞房嘍。」菲兒看差不多了,適時地說道。

  「那…好吧…,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你們和…這么多其他男人那個了…,那…現在生下的孩子是不是…,是不是…」雙兒欲言又止地問道。

  「既然你已經問了,我們就都告訴你吧,反正以后你肯定也會知道的,不錯,我們生下的孩子,包括我的兩個女兒、雪兒的、羽馨、燕兒還有夢潔的一個女兒,全部都不是相公的。」菲兒接口回答道。

  「啊?」雙兒忍不住地捂住嘴說道。

  「具體的詳情,還是由精通醫術的夢潔妹子跟你說吧。」菲兒繼續說道。
  「好的,菲兒姐,雙兒,其實我們也是想給相公傳宗接代的,可是相公五年前得了一場大病(就是我奪魄重生那次),被陰邪侵入體內,本來好好調養兩三年,再娶一個平常女子,還需控制房事次數,每月大概兩三次,如此相公的精液才算濃郁,也就容易懷上了。」夢潔接著說道,「可是相公卻在病后不到一年娶了天生媚骨的菲姐姐,加之房事無度,導致相公的精血進一步虧空,如此已經很難令人懷上他的孩子了。」

  「難道就沒有醫治的方法嗎。」雙兒不死心繼續問道。

  「唉,其實還是有一種方法的,就是配合我的用藥和針灸,相公三年之內不得近女色,并且三年后,也要嚴格控制好房事次數,每月最多一次,而且只能與同一個女子,當然天生媚骨的菲姐姐和有玄陰體的燕姐姐都不可以,如此,才勉強又傳下后代的希望。不過這完全是不可能的,那樣的話,我們怎么解釋現在生下來的這些孩子的由來呢,所以,最后的一絲機會也已經被我們掐滅了。」夢潔遺憾地說道。

  「其實讓相公活在他眼前的世界里也很不錯啊,至少他很開心很幸福呢,這樣我們也開心啊,難道這不好嗎。」羽馨接口說道。

  「所以,雙兒妹妹你現在也是我們的一員了,也要幫助我們讓我們的相公永遠快樂,永遠幸福哦。」妙妙不失時機地說道。

  「那好吧。」雙兒聽完后釋然地說道。

  「呵呵,那就行啦,春宵一刻的時候到了,請新郎!」燕兒下了結論,發話道。

  在雙兒的新婚之夜,一場淫扉的終極大戲終于拉開了!

  話因剛落,雙兒就見從外面闖進了六個大漢,一個白面書生、一個高大猛男、一個猥瑣大叔,還有三個模樣還算俊俏的年輕男子,雙兒知道,他們赫然就是「江湖儒生」譚濤、親兵隊長鐘高、「八臂猿猴」嚴楚雄、華山派大弟子宋青云、「花蝴蝶」江別,還有南宮家世子南宮煦,那白面書生手上還抱著一個人,居然是昏迷不醒相公!

  「你們怎么把相公也抱進來了,趕快抱出去啊!」雙兒大急地說道。

  「嘻嘻,雙兒妹子,今天是你和相公的新婚之夜,相公當然要在場啦。」雪兒接口安慰道。

  「可是…,我今晚不是跟別人…」雙兒疑惑地問道。

  「嘻嘻,就是因為跟別人才刺激啊,想想看,相公就在你的身邊,而你卻在新婚之夜,和別人行那茍且之事,讓別人給你破處,那種心理和生理上的落差,絕對會讓雙兒妹子你在今晚上完成徹底的蛻變的,呵呵,而且,相公就在身邊,到時候,你心理有什么想說的,就直接和相公說啦。」雪兒繼續說道。

  「可是…萬一相公醒了的話…」雙兒擔憂地問道。

  「不會的啦,夢潔妹子已經給相公吃了昏睡散,相公要到明日正午才會醒呢,所以,留給雙兒妹子你的時間,多著呢,好好享受吧。」雪兒解釋道。

  都說到這了,雙兒還能說什么呢,她看著譚濤把相公放到自己的婚床上,自己最愛的相公,就這么安靜地睡著,而待會兒,自己就要跟那六個做那天底下最淫蕩的事了,想到這,雙兒的心理既緊張又期待又有點害怕,坐在床上,用雙手捂住了嬌俏的小臉。

                第三章

  看到雙兒已經從心底接受了,我都六位嬌妻也都松了口氣,為了讓雙兒能夠放松地接受今晚的淫亂大戰,嬌妻們和后續的5 個男人依次退出了房間,只留下了今晚負責為雙兒開苞的江湖儒生譚濤。

  譚濤看出雙兒心理的緊張之意,他并沒有著急下手,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道:「好雙兒,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追求那極致的魚水之歡吧。」

  然后輕輕地吻上雙兒的額頭,輕輕地抱著雙兒,慢慢地親吻著她的臉頰和耳垂。終于,舌頭在略過了雙兒鼻子的時候,尋找到了雙兒嬌嫩欲滴的小嘴,先是輕輕后又熱烈地與雙兒親吻了起來。

  初吻剛剛淪陷的雙兒哪懂得什么反抗,只知道被動地配合著譚濤或伸出舌頭。在極富經驗的熱吻下,雙兒很快就陷入了意亂情迷的境地,感到自己內心忽然涌現出一股什么東西似的,是的,就是情欲吧。

  譚濤一邊熱烈地吻著雙兒,一邊用他的大手慢慢地揉戳的雙兒的細致的臂膀,單薄的香肩,高聳的胸部,還有那神秘的溪谷。

  新娘子的外褲、上衣、肚兜,帶著雙兒的體溫和氣息,一件件被譚濤剝了下來,擲到床邊,很快,美麗的新娘子除了一件最后的小內褲外,全身已經一絲不掛了。初經人事的新娘子無所適從,只能閉著眼睛任其所為。

  譚濤將雙兒放倒在了床上,開始對著雙兒不安份的豐滿椒乳親了起來。
  極致敏感的地帶被親,燥熱的情欲似乎找到了發泄的缺口,一波波舒服的快感不斷地沖擊的新娘子的美麗的嬌軀。

  雙兒忍不住地一偏頭,忽然看到自己最愛的昏迷不醒的相公正躺在自己的身邊,羞愧、興奮等等復雜的感覺一次次的襲來,更讓雙兒的神秘的溪谷中涌出了一股股愛液。

  「相公,你的新娘子,今天,要在你的新婚之夜被干了,啊,啊,他親的我好舒服啊,你看,他現在在吃你處女嬌妻柔軟的乳峰,啊……不行了,相公……」雙兒輕輕地對著昏迷著的我說道。

  雙兒迷人的胴體橫陳在我的新婚大床上,柔和的月光從窗戶中照到雙兒曲線玲瓏、凹凸分明的肉體上,仿佛一尊玉雕冰琢的塑像。譚濤開始大肆撫摸和親吻曉妹的全身,順著她柔軟滑順的背脊,延伸到她翹挺的臀部、修長的大腿間,不停游移、輕柔撫摸。

  光滑嬌軟的細腰,平滑雪白的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在譚濤每一次假裝無意觸動的愛撫之下,雙兒本能地發出陣陣地顫栗。

  終于,雙兒最后的一條小內褲,也被譚濤脫了下來,兩人如今已經是赤裸相對了。

  高隆的花房被黑油油的茵茵芳草覆蓋其上,譚濤的雙手正在期間大肆活動著,雙兒發出滋滋的品嘗聲,散發出來的淫水和體香彌漫在屋內。雙兒拼命忍住不發出動情的呻吟,玉腿不安的扭動,兩扇小屁股難以覺察地張合。

  終于,譚濤開始進攻雙兒那美麗的嫩穴了,他用嘴巴將雙兒飽滿的唇肉一分為二,舌頭輕輕探頭鮮紅閃亮的嫩穴中,嬌羞的新娘子渾身顫抖,玉腿勾住譚濤的上身,纖臂摟住了譚濤的頭,時不時地發出一陣陣令人迷思的嬌吟和輕嘆。
  「呵呵,雙兒,你流了好多的水哦」。

  「啊……啊……還不是你……親的人家好舒服……所以……所以……人家就都留給你啦。」

  新娘子的雙腿不由自主地盤上了譚濤的后背,小肉穴緊貼上蓄勢待發的肉莖,濃密黑亮的陰毛叢里,絲絲晶亮的愛液正從那粉紅的肉縫里汨汨流下。

  終于,譚濤紫脹的大龜頭已頂上雙兒濕滑無比的陰唇,勉強地擠進她窄窄的小肉穴的前端。

  「雙兒,就要被相公之外的人破處了,就在相公的身邊,有什么想對相公說的啊。」

  雙兒嬌媚地看了昏睡著的我一下,然后親親地對我說道:「相公,雙兒就要被別人破處了,而且還是在你的新婚之夜,而且在你的身邊,請你好好看看你的雙兒,成為女人的這一刻吧」。

  「嘿嘿,那美麗的雙兒,我要開始了哦,你愿意讓我破處嗎」

  雙兒嬌羞地看了我一眼,對著譚濤說道:「我愿意」。

  「那我來啦」。

  隨著譚濤的一聲干嚎,他粗暴地將他粗大的玉莖齊根插進了雙兒嬌嫩無比的陰穴之中。

  「好痛」,初經人事的新娘子不由地抽了一口氣,隨著譚濤直來直去的大力抽插,雙兒的體內也慢慢地開始積累了一波波麻麻的快感,并且也忘形地開始上下挺動著她撩人的雪臀,任由譚濤龜頭上的肉稜刮弄著自己初經人事、嬌嫩無比的肉壁,愛液隨著淫言浪語一同泛濫。

  「呀……譚哥哥……你……玩死我了……」,雙兒發出令人血脈賁張的呻吟。
  「啊……他……占有我了……相公……我剛結婚……就失身給他了……啊……好舒服……好死了……呀……」

  「譚哥哥……你好厲害啊……好好地干我……啊……別憐惜我……越粗暴越好……啊……爽死了……又癢又麻……一直癢到我的心窩里了……快插……使勁捅我……我快到了……不行……了……」

  「嘿嘿,等等,我們換個姿勢,更好玩哦」。譚濤笑笑說道。

  然后譚濤將雙兒翻了過來,趴著我的身上,香臀翹了起來。

  「譚哥哥,你好壞啊」

  「啊……又插進來了……大肉棒又插進來了……好棒好棒……相公……你最愛的嬌妻就趴在你的身上……讓別的男人插讓人干哦……刺不刺激啊……」
  「啊……他干的我好棒啊……一下下都頂到花心了……好舒服……爽死啦」
  「嘿嘿,趴在相公身上怎么樣啊,你的里面可是使勁地在一緊一緊的哦,很興奮是吧」

  「好刺激啊,原來在自己相公面前被干這么刺激呢……啊……啊……不要停……不要停……干我……干我……我的好哥哥……隨便你干……」

  就這樣,我那絕色的美麗嬌妻,在我的新婚之夜,一會趴著我的身上,抱著我撅著屁股被狠狠地干,一會又躺在我的身上,岔開大腿被狠狠地干,一會又側面抱著我,后面卻被別人狠狠地干。

  將近一個小時的蹂躪,美麗的雙兒先后5 次到了極致的高潮,體會了一波波越來越強烈的快感,我那嬌羞清純的小愛妻,在相公面前被其他男人的陽具侵入花心,早就酥軟成泥了,只有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手還痙攣似地緊緊抓著昏睡中的我的胳膊。

  「啊……好雙兒……我也要射了……」

  「啊……親哥哥……射吧……射給我……射到我的里面……啊……啊……我又要丟了……」

  「啊……都給你了……」譚濤死死抵住雙兒, 雙兒的子宮內數股陰精如大霸決堤般狂泄如注,同時,譚濤龜頭的馬眼中一股股陽精也是全部注入雙兒的子宮之內,滾滾熱精澆得雙兒幾乎失去意識。

  我的雙兒的寶貴的初紅,就這樣被他奪走了!

  之后,在我的新婚之夜,在我的身邊,雙兒先后經受了六個男人的洗禮,完美地完成了一個女孩向女人的蛻變。

  次日晚上,雙兒與我也終于合體了,但是,僅僅五分鐘我就結束了。經受過別的男人洗禮的雙兒發現自己竟然一次都沒有高潮,原來,相公真的和姐姐們說的一樣,別的方面都好,但在這方面和其他男人的差距,太大了。

  「相公,雙兒好愛你,給你生個娃好不好」。

  「呵呵,當然啦,雙兒也要和你的姐姐們一樣,給相公生好多好多娃哦」。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xiawuqing 金幣 +14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