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晶故事匯之借你的女友用下唄】(續6)【作者:dhan5200(董寒) 】   人妻小說 
字數:72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小晶故事匯》之借你的女友用下唄續6

  這篇文章是個過渡部分,肉戲極少,就在后面稍微有點。

  主要是為了文中一個重要人物(王成)的出場做鋪墊。

  (王成)對他不了解的朋友,可以去看《小晶故事匯之欺淩視頻》

  我發瘋的沖出賓館,在街道上到處高喊「晶、晶、」

  見到一個人,就上前問他是否知道小晶的下落。

  大街上的行人都視我為瘋子,紛紛躲到一邊。

  毫無頭緒的我在大街上一直游蕩著,嘴里不斷的自言自語。

  「晶你到底在哪里啊。。。。。。在哪里啊」

  華燈開啟,又關閉。

  而我仍然在走著,找著,叫喊著晶的名字。

  眼睛慢慢模糊。

  人卻還在前進著,從未停止。

  生怕自己一旦倒下,晶也就再也不會出現。

  第三天,滴水未進的我終於昏倒在一個小區門口,被熱心的保安大哥救起,還把我送回了賓館。

  在賓館里足足躺了兩天,我才下了床,身體機能恢復了不少。

  簡單的吃了一些稀粥后,我打算再次出發,尋找小晶。

  剛來到賓館前臺,就看到幾個服務員正在小聲議論著什么。

  本來我沒有太在意,正要走過的時候,突然聽到其中一個女孩子嬉笑著說「現在人真想不開,你看,又跳河一個,還是個年輕的小姑娘。唉!」

  「小姑娘、跳河」

  這兩個詞一下子撞進了我的大腦。

  我馬上沖過去,大聲詢問說話的女孩子「你在說什么?」

  也許我的語氣過於激動,動作也有些強硬。

  那個女孩子嚇了一跳,楞楞的沒有說話。

  意識到自己的無禮,我稍微后退了些,欠聲道「不好意思啊,美女,我有些失態了,請問你剛才說的小姑娘跳河是怎么回事?」

  也許是被我恭維了一句美女。

  那個女孩子輕笑了下「哦,嚇我一跳。是這樣的,我一個朋友發了張照片,說他前兩天看到一個女孩子從南湖上跳了下來,等他沖過去打算救人的時候,女孩子已經失去了蹤跡,他就拍了張女孩子留在岸上的鞋,你看。」

  我接過那個女孩子的手機,順便看了下她的胸牌——劉燦。

  剛看了下照片,腦袋就「嗡」

  的一下,眼前頓時一片黑暗,照片里的鞋正是小晶來時穿的那雙鞋。

  不記得自己是如何歸還女孩子手機的,也不記得自己是怎么返回房間的。
  我的魂仿佛丟了一般,眼淚不時的流出。

  「晶,對不起,對不起、、、、、」

  不斷的懺悔,胡言亂語的嘶叫,發瘋的打著自己,臉被扇的已經變的模樣。
  華燈初上,我從背包里找出一件干凈的衣服換上,又把鞋刷的干干凈凈,簡單的整理了下儀容。

  上了一輛taxi,來到了南湖公園。

  天氣漸涼,公園里人也不是很多。

  來到南湖邊,我默默的把鞋脫掉,放在一邊,走進了湖里。

  湖水慢慢打濕我的褲腿,寒意雖冷,我的內心卻火熱。

  「晶,我來陪你啦、我來啦、你不在孤單啦。」

  湖水上漲到我的大腿處,我仍然無畏的繼續前行,耳邊傳來一些人聲「小夥子,快回來,別想不開啊。快來人啊,有人自殺了。」

  「零零零。。。」

  衣服里的電話響起。

  我沒打算接,因為我意已絕。

  可是那該死的鈴聲一直不停的響。

  我把手機拿出,打算扔到一邊。

  一個熟悉的來電————-小晶母親。

  看到這個號碼卻讓我動作減緩。

  現在小晶已經不在人世。

  即使我也不愿獨活,也得跟小晶母親交代一下。

  畢竟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我在群父那里感觸頗深。

  思前想后了半天,我接起了電話「小寒啊,你做什么呢?半天才接電話?小晶在旁邊嗎?」

  聽到了小晶的名,我的眼淚再次涌出。

  有些哽咽的說「姐(因為我跟小晶母親有染,年齡也差不了幾歲,所以稱呼上就叫姐,當然在小晶前,我叫阿姨),我有些傷寒,晶去給我買藥了。我剛才在洗手間,才看到。你身體好些了嗎,聽小晶。。。」

  剛要說些什么,卻被小晶母親打斷「你還好意思說,帶小晶一走就一周多,也不回來看看我。我身體?啥事沒有,我身體每一處你不都看過嗎?」

  我前進的步伐突然停了下來。

  「不對啊,晶不是說,她母親病了,回家照顧了兩天嘛。可從對話里,小晶母親完全沒生病啊,小晶竟然在騙我?她到底瞞了我多少」

  「姐,你真的沒生病?」

  「死人,你還真希望我病了是吧?」

  「姐,不說啦。等我回去,好好(感謝)你啊。」

  還沒等小晶母親回話,我就把電話掛斷了。

  身體回轉,往湖邊走去。

  岸邊已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人,還有幾個人正脫著衣服,打算下湖救我。
  可當我走回到岸邊,這些人都蒙住了。

  穿回了放在地上的鞋,我向大家鞠了一個躬,在大家竊竊私語中,離開了南湖。

  再次坐到房間的床上,我的心境和剛才已經發生了180度的轉變。

  「小晶那兩天到底去了哪里?為什么要騙我?那幾個人為什么能走進我的房間,還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大量的疑問在我腦海里閃現,可是又無法得到答案,我的頭好痛,還是去外面透透氣吧!漫無目的的走了很久,才發現問題還是無法解決。

  「老弟,進屋吃點飯唄!」

  我傻傻的被一個大姐喊進了小飯店,飯菜沒要幾個,啤酒倒是喝了不少。
  身體已經搖晃,腳下都輕飄飄的。

  我扔了兩張百元大鈔,走出了小飯店。

  又往前走了一會,由於酒喝的實在太多,被冷空氣吹了一會,「哇」

  我腰一彎吐了出來。

  正好有幾個人剛剛從旁邊一高檔酒樓走出,躲避不及,被我的嘔吐物濺了一身。

  「草,死酒鬼,馬勒隔壁……」

  那幾個人高聲罵了起來。

  我心情本來就非常壓抑。

  聽到別人罵臟話。

  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起身一拳就打了過去。

  這幫人你一腳,他一拳朝我砸了過來。

  我也不管那么多啦,就揪住一個人不放。

  幾分鐘后,巡警趕了過來,那幾個人四散而去,就剩下我和揪住的人沒有跑掉,被帶回了派出所。

  因為我倆都喝了不少,只能關進拘留室,等第二天酒醒再做筆錄。

  那一晚,是我近一周睡的最踏實的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過來。

  揉了揉眼,身體上的疼痛席卷而來,

  「擦,又被人群毆啦。」

  那個被我揪住的人還在熟睡,呼嚕聲此起彼伏。

  我站了起來,打算再補他倆腳,解解心恨。

  沒想到他一個翻身,臉朝向了我。

  「啊!是他。」

  我擡起的腳慢慢放了下來。

  兩個小時后,那個人醒了過來,身子靠在墻上,腦子使勁的晃著。

  當他看到我的時候,警覺的往后撤了撤身,嘴里狠狠的說「操你媽的,小子,你他媽敢打老子,你等出去的,老子干死你。。。。。。」

  咒罵聲一直持續。

  可我的臉上卻浮現出笑容,身體還慢慢靠近了他。

  他雙手握拳,臉上出現恐懼的表情。

  「煞筆,笑個雞巴。你要干啥,你別過來。」

  「王。。。。成。。。。。」

  我小聲說著。

  那個人沒想到我喊出了他的名字。

  他警覺的眼睛里有些奇異,雙拳稍微放低「你認識。。。我?」

  我和他保持了幾十厘米的距離「我認識你,但你不認識我。」

  王成的雙拳終於放下。

  「你到底是誰?」

  「你還記得D市的X晶嗎?我是他老公。」

  「你是X寒。」

  王成驚呼。

  「你知道我。」

  我沒想到王成竟知道我的名字。

  王成苦笑了下,雙拳攤開。

  「當年,我和家姐還是拜你所賜,出了亂倫的鬧劇。」

  我尷尬的不知說些什么。

  看我一臉不知所措。

  王成慢慢靠近我,拍了拍我肩膀「寒哥,當年你雖然非常過分,但錯不在你,要不是我貪婪小晶的身體,也不會被你設計。」

  「我聽說,你不是被你父母送出了國嗎?」

  「呵呵,國外的生活我那里受得了。沒過幾個月,我就偷偷跑回來了。」
  王成坐在我旁邊,小聲說「你還記得那個保安吧,就是幫你的那個?」
  「金星。」

  「對,就是他,你知不知道他為什么沒了蹤影。」

  王成的臉上浮現煞氣。

  「不知道。」

  「我找人修理了他,斷了他一條腿,還把他睪丸踢爆了。」

  聽到王成這樣說,我下意識的把腿夾緊了些。

  臉上也有些僵硬。

  王成看我緊張的神情,壞笑了聲。

  「當時,我也打算對你動手了。」

  「啊!」

  「可就在我打算動手的時候,我爸的身體出了問題,動了好幾次手術,我也暫時放棄了動你的想法。」

  感謝王成的父親,我躲過了一劫。

  心里默默念叨。

  「后來呢?」

  「沒過多久,我爸就走了,沒幾個月,我媽也身患重病,離開了人世。」
  王成眼眶中浮現淚水。

  「對不起啊。」

  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這一切,恐怕都緣於我當年的那個小小懲罰。

  「陪伴了父母幾個月,讓我對你的恨也漸漸減少。其實我還要謝謝你吶。」
  「謝我,謝什么?」

  王成剛要和我說話。

  突然被走進來的警察打斷。

  「酒醒了吧,來,做筆錄啦。」

  警察本來以為我倆會互相扯皮,拒不交代。沒想到我倆態度非常好,承認了醉酒打架的事情。於是我倆被警告了一番,每人罰了500元了事。當我倆走出派出所,發現外面停了好幾輛黑車。十幾個彪形大漢站在一旁。看我走了出來,前面一個瘦臉漢子一揮手,十幾個大漢就圍了過來。

  王成站到我面前「你們干什么?」

  「大哥,就這個傻逼昨晚襲擊的你吧。讓兄弟們給你出出氣。」

  瘦臉漢子一臉囂張模樣「滾你媽逼的,昨晚我被打的時候,就你跑的快。另外,別他媽傻逼傻逼的叫。這是我哥,快叫寒哥。」

  王成現在的語氣完全就是個大混混口吻。

  十幾個大漢和瘦臉漢子頓時沒了主意,杵在原地。

  「還他媽傻逼站著干嘛?我和寒哥都餓了半天。」

  瘦臉漢子臉上的氣焰早已不見了蹤影,彎著腰,臉上含笑的打開一扇車門「大哥,寒哥,快上車,飯店我馬上去張羅。」

  有些受寵若驚的我和一臉神氣的王成坐上了汽車,小車一路疾馳。

  兩個小時后,一家高檔酒樓雅座中,我和王成還有那個瘦臉漢子圍坐在圓桌外。

  瘦臉漢子站起身端起一個酒杯「寒哥,我猴子剛才對您不敬啦,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喝了這杯酒,原諒小弟」

  我接起酒杯一飲而盡。

  猴子非常開心,也拿起酒杯在我酒杯下沿碰了下,一口喝了下去。

  王成本來嚴肅的表情,現在也輕松了不少。

  「寒哥,這個猴子是個人才,很多事情都靠他出謀劃策。」

  「哦,軍師啊」

  我心里想。

  這才認認真真的端詳起猴子。

  尖嘴猴腮,三角小眼,嘴上一縷小胡子,身高不高,背有點彎,年齡看不太出來。

  猴子看我一直看他,還有些不好意思。

  「寒哥,你別聽老大瞎說,我做的一切都是老大的授意。。。。。。」
  聽猴子如此夸獎自己,王成也非常開心,高高的舉起酒杯「來,寒哥,猴子,干杯。」

  這頓酒喝了很久,從王成和我說的話中,我知道了他自從父母離世后,就來到了J市,靠著父親留下的豐厚家底,自己開始創業。

  又有猴子幫助,在兩年不到的時間里,就在J市創出了名號,現在名下有個大型的夜總會。

  還有不少其他副業。

  「寒哥,你昨晚夠嚇人的,一個人打我們好幾個,說實話,平常這些人都是沾過血的,不過你昨晚好像完全不要命一般,要不我怎么能把老大留下,就跑了呢?」

  猴子起身給我和王成倒滿了酒。

  王成也舉起酒杯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我的眼里浮現淚水,剛想和王成說出小晶的事,突然想起有個外人在場,就看了一眼猴子。

  嘴巴張了張,沒有說話。

  猴子倒是非常明事。

  馬上站起來「大哥,寒哥,我酒有點多啦,先回去休息啦。你倆再坐會啊。」
  離開了雅座。

  我這才和王成講述了在小晶身上發生的事情。

  「小晶出事啦?」

  王成本來舉起的酒杯一下子放在了桌子上。

  「是的,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我已經找了好幾天,昨晚就因為太鬧心,才喝了不少酒,要不能碰上你嗎?」

  我使勁的握著酒杯。

  王成倒是非常冷靜,慢慢的啜吸了口酒。

  看他不說話,我拿出一根煙點上。

  兩個人就這樣,一個吸煙,一個小口喝酒。

  都沒有說話。

  半天后,王成仿佛想到了什么「寒哥,從你剛才講的事來看,我覺的有一個人很可疑。」

  「誰?」

  「張山。」

  我雙眼睜大「王成,你懷疑張山?」

  「不可能,不可能」

  王成眉頭皺起,疑惑的看著我「為什么不可能?」

  「他是個同性戀,喜歡男人的。」

  王成聽我這么一說,人有點楞住,拿出一根細煙點上,動作不快,還挺有些韻味的。

  我才意識到現在的王成。

  比以前多了幾分成熟,還有些我不知如何描述的氣質。

  不過,應該算是一個美男子啦。

  「圈子里好像沒有張山這個人呢?」

  王成自言自語。

  「你說什么。」

  「沒什么,我在這里也算遇人無數啦,可這個張山,卻從沒聽過。看來得好好調查下他啦。」

  我點點頭,掐滅了煙頭,又喝下了一杯酒。

  「寒哥,別太難過啦,這個事就交給我辦吧,三天我就給你個交代。」
  聽王成這樣說。

  我勉強的露出笑容,和王成又繼續喝了下去。

  這頓酒從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

  本來我打算回賓館,但王成覺的那里有問題,讓我去他家住兩天。

  他家在郊區,4層的別墅。

  我喝的實在太多啦,剛進屋,一下子坐到了皮質沙發上。

  王成的腳步也有些踉踉蹌蹌。

  「寒哥,你先坐會,我叫人給你弄上熱水,你泡下。」

  轉身走上了樓。

  一會后,有個女傭把我帶到了二樓的浴室。

  里面一個圓型的大浴缸已經放滿了水。

  我脫光衣服,坐了進去。

  「好爽!有錢真好。」

  這時我才發現旁邊竟然有個紅酒瓶,還有個酒杯。

  還有個遙控器。

  我倒了點酒,搖晃了下,聞了聞。

  「好酒。」

  拿起遙控器隨便點了下。

  一個隱藏的大屏幕從上方落了下來。

  里面竟然上演著小黃片。

  三個光溜溜的女孩子交織到了一起。

  香艷的鏡頭不時出現。

  喝著紅酒,泡著熱水,看著小黃片,好愜意!一個多小時后,我才不舍的走出了浴室。

  女傭還等在門外。

  接過了她遞給我的浴袍。

  我的臉有些發燒,可能是從小到大沒被人伺候過,有些不好意思。

  女傭倒是非常自然。

  「三樓的客房已經收拾好了,請你上去休息。」

  到了三樓過道,女傭就離開啦。

  我走到一個寫著客房的門前,走了進去。

  房間非常寬敞。

  燈光十分明亮。

  床非常大。

  被單有些篷亂。

  我掀起被子。

  一下子楞住啦。

  里面竟然有兩個光溜溜的侗體。

  「咦!好像是剛才小黃片里的女孩子啊,就是少了一個。」

  我忙把被單放下,剛要轉身離開,一個柔弱無骨的手從被單里拽住了我的手。
  被子里的兩個女孩從床上坐了起來,春情無限的看著我。

  本來剛才看小黃片就讓我有些激動,再加上快一周沒碰過女人啦。

  雞巴一下子就有了反應。

  抓住我手的女孩也看到了我浴袍下的變化。

  隔著浴袍親吻著我的雞巴。

  柔弱無骨的小手還在我的大腿上撫摸。

  另一個女孩子則走到我背后,身體緊緊靠著我。

  兩個軟綿綿的肉團在我后背上來回摩擦。

  被兩個女孩子緊緊包圍,我尷尬的杵在床邊。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浴袍已經被身后的女孩給脫了下去。

  沒有了浴袍的阻隔。

  前面的女孩的嘴直接觸上了我的雞巴。

  她的嘴唇很柔軟。

  舌頭更是靈巧。

  在我的大腿周圍到處游走。

  后面的女孩子身子慢慢下沈。

  兩個肉團不斷下滑。

  兩只手也輕輕的扯著我的胳膊。

  她的舌頭竟然在我的屁股上舔弄,而且還在往下。

  她的舌尖一點點的鉆到我的屁眼里。

  「嗯。。。」

  第一次被女孩子舔屁眼,我竟叫了出來。

  雖然我之前一直希望小晶給我毒龍,但小晶覺的屁眼太臟,所以從沒實現過,今天竟然碰到了,我的心里樂開了花。

  由於我站著的原因,屁股比較緊,身后女孩子舌尖只能鉆進去一點,她兩手輕推我上身,我往前一倒,就趴在了前面女孩的美背上。

  眼前是個大大的屁股。

  我的手慢慢摸了上去。

  很滑,很結實。

  身前的女孩由於被我壓住,無法舔吸我的雞巴,她一轉身,正面朝向我,大屁股變成了女孩子的下體。

  看著近在眼前的女孩淫穴。

  四處散亂的烏黑陰毛,小穴上還有些未干的淫水,肉縫一張一合。

  我的舌頭從嘴里伸出,先是在褶皺上用舌背來回摩擦,然后舌尖又輕舔小穴上的蜜桃。

  隨著舌尖的輕觸,蜜桃開始變大。

  身前女孩也從下面含住了我的雞巴。

  她的手也前伸,摸上了身后女孩的肉團,不斷的揉搓著。

  屁眼被吸食的感覺愈來愈大,雞巴也在身前女孩的嘴里逐漸變大。

  我被身后女孩拉了起來,她那剛在我屁眼出沒的舌頭鉆進了我的嘴里。
  手也接管了身前女孩的嘴,使勁的套弄著我的雞巴。

  身前女孩身體往前了些,舌頭舔上了身后女孩的淫穴,手指插進了我的屁眼中。

  被她倆這樣玩了半天,我實在有些憋不住啦,抱起女孩扔到了床上,自己也上了床,三個人在床上糾纏在起來。

  燈不知什么時候關閉了。

  房間里一片黑暗。

  就剩下我們三人不時響起的呻吟聲。

  我都射了一次啦。

  可兩個女孩還如死魚般擁住我,在我身上繼續撫摸著。

  這時,門開了一條縫。

  一個人影閃過。

  「第三個女孩回來了吧。」

  我心里猜測。

  門很快就被關上啦。

  第三個女孩果然上了床,直接就把我的雞巴吃進了嘴巴。

  那兩個女孩中的一個,直接坐到了我的臉上,把我的頭壓在了她的胯下,我舔吸著她的淫穴,舌頭不斷的舔、吮、吸、咬著她的肉洞。

  一股淫水順洞流出,被淫水沖洗臉。

  我的雞巴一下子又恢復了神勇。

  第三個女孩把我的雞巴擺正,屁股直接坐了上去。

  雙手也放在我的腿上。

  「擦,這個女孩的手勁不小,按的我還有點疼。」

  不過下體帶來的沖擊不太一樣,緊致的肉洞仿佛有種處女的感覺。

  夜就在我們幾個人的淫戲下過去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射了幾次,最后疲倦的睡著了。

  第二天快中午我才醒過來,手還被一個女孩壓在頭下。

  我輕輕的抽出手。

  「咦!這個女孩子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

  可是想了半天,也不記得在那里見過,我只好先穿起浴袍,走出了房間。
  樓下。

  王成正坐在老板椅上,手在仔細的擦拭著一個相框。

  「什么相片啊?擦的那么認真。」

  我微笑著。

  「我的結婚照。」

  王成把相框遞給了我。

  「啊~~~」

  相框里穿著婚紗的女人竟然是剛才壓住我手的女人。

  看我嘴張的大大,王成倒是非常自然。

  「你在看看這張」

  接過王成給我的第二張照片。

  我的嘴巴更大啦,神情更是奇怪。

  「你。。。。。。。。。。。。。」

  「未完待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